小说中文网 > 娘子,妙不可言 > 第157章 大结局下(主要是易灵均的故事,不喜勿入)

第157章 大结局下(主要是易灵均的故事,不喜勿入)

    秦妙再次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胡子拉碴守在她床头的男人,即使穿着黑底红纹的朝服,依旧遮掩不住他眼底的青黑,再配上眼珠上密密麻麻的血丝,一看就知道很久没休息好了。.

    一把拉着元琛的手,秦妙轻轻开口:

    “我渴了。”

    男人丝毫不敢怠慢,即使太医说妙妙的身子并无大碍,但在元琛眼中,这女人却好像纸糊的一般,他只要稍稍动一动手指头,就能把她给捅出一个窟窿来。

    忙不迭的给秦妙倒了一杯蜜茶,元琛直接将人抱在怀里头,茶盏送到女人嘴边,十分细心的喂水,即使这样仍是有星星点点的水珠儿顺着女人的下颚滑落,打湿了薄薄的亵衣,紧紧贴合在皮肉上,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元琛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端着茶杯的手紧了紧,不知从何处找出了一块锦帕,动作笨拙的将秦妙身上的水渍给擦干净。

    “陛下,我怎么了?”

    一双鹰眸紧紧盯着面前的女人,元琛低头。薄唇贴在女人耳畔,低声开口道:

    “妙妙,你有孕了。”

    听了元琛的话,秦妙一时半会儿竟然有些没反应过来,她缓缓瞪大眼,两手死死攥住元琛的领口,问:

    “我怀孕了?”

    因为身体的缘故,秦妙甚至认为自己这辈子只会有小卓安这一个孩子,即使她还想要一个女儿,但肚子却始终没有消息。

    现在元琛告诉她这个消息,让秦妙登时喜不自胜,两手捂着脸,竟然激动的眼眶通红,掉下泪来。

    孕妇最好不要流泪,否则太过伤身,元琛知道秦妙身子不好,眼皮子抽了抽,用手指为她擦干眼泪,轻轻道:

    “不能哭。”

    秦妙含泪点了点头,咬着唇轻声道:

    “我不哭,不哭。”

    一边说着,秦妙一边伸手轻轻拂过依旧平坦的小腹,喉咙里好像被棉花哽住了似的,她忍了又忍,才把眼泪憋了回去。

    正待此刻,雕花木门外传来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一颗小脑袋从外头凑了进来瞟了瞟,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里间儿。

    秦妙一见着小卓安,赶忙冲着这孩子招手。

    “快过来。”

    小卓安面对元琛时直打怵,但在秦妙面前胆子却比平时大了很多,顾不上父皇难看的脸色,几步就冲到了床榻边上,两脚一蹬把鞋给踢了下去,一下子就爬到床上,两只手拉着秦妙的胳膊,冲着元琛讨好的笑了笑。

    元琛冲着小卓安一瞪眼,把这孩子吓得猛然哆嗦了一下,秦妙赶紧抱着孩子,柳眉倒竖,冷冷道:

    “陛下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竟然吓唬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真是让妾身长见识。”

    秦妙一边说着,小卓安一边躲在女人怀里,冲着元琛挤眉弄眼,那态度当真嚣张的很,偏偏他现在有人护着,元琛也拿他没有办法,最后只能强忍着咽下这口气。

    看着女人的肚子。元琛心里头不由有些发愁,这怀的要是个女儿还好些,但若是像卓安这样的淘小子,一个就够了,再来一个,恐怕都要将皇宫的房顶给掀了。

    此时此刻,秦妙并不知道元琛的想法,她靠在男人怀里,一手抱着小卓安,一手放在小腹上,笑弯了眼。

    又过一月,正好是难得的好日子。玄德帝正式晋封秦氏女为后。

    得知了这个消息,待在苏州的易灵均总算放心了,毕竟秦妙一日名分未定,他这心里头总归有些别扭。

    雕花木门被人在外头轻轻敲了几声,一个姿容中等的小丫鬟走了进来,这丫鬟名为翠竹,长了一张圆脸,笑的时候十分讨喜。

    “大人,该吃午饭了。”

    易灵均放下笔,将苏州的案卷给放回了桌上,问了一句:

    “花氏呢?”

    “解语夫人还呆在自己的小院儿之中,没有出来。”

    听到翠竹这么说,易灵均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翠竹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易灵均站起身子,直接走到了外间儿,发现易夫人正坐在桌前,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看到母亲的神色,易灵均心中咯噔一声,只觉得有些不妙。

    “母亲。”恭恭敬敬的行了礼,易灵均坐在了易夫人对面,手中拿起筷子,刚要夹菜,就听到易夫人开口了:

    “灵均,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偏偏膝下连一个孩子都没有,你就算不急也得为母亲考虑考虑啊,我真的想要抱孙子了。”

    “母亲,你要真喜欢孩子的话,不如将清河带到身边养着,他是个好孩子。”

    易夫人摇了摇头,道:

    “清河那孩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面前,受的刺激着实不性子太毒。而且我想要抱孙子,不是养侄子。”

    易灵均一时之间不由有些无奈,自打他成了苏州刺史之后,花解语便紧追不放的跟在他身边,之前他曾经毁了花解语的清白,于情于理也应该将她纳过门,事实上,易灵均也这么做了,毕竟他无论如何也不想让花解语再回到寻芳馆中。

    不过最近一个月他也不知道花解语究竟是怎么了,一直对他避而不见,平时就龟缩在自己的小院儿中,一日三餐都由丫鬟亲自送进去,易灵均连人影都见不着。

    一开始他还没有发现不妥之处,毕竟苏州积压的案件着实不在少数,他将那些案件都给处理一番就费了很大的功夫。又哪里有闲心沉浸于女色之中?

    等到易灵均发现花解语有些不妥之后,这女人竟然刻意躲他,即便易灵均走到了花解语门前,这女人也不会给他开门。

    想到这一点,易灵均心里头便无端升起了一股火气,偏偏他原本就是个谦和的性子,自然不会向别人发作出来。

    见着儿子不开口,易夫人轻轻道:

    “灵均,明日你表妹要来府中,晚上一起吃个饭,毕竟足足有七八年没见着了。”

    易灵均今年二十有五,而易夫人口中的表妹今年不过十六。名为赵姝,在易灵均记忆中还是个玉雪可爱的小娃儿,但瞧着易夫人的意思,倒像是要将他们两个凑做一对。

    “姝儿竟然要来了?”

    易夫人点了点头,道:

    “你表妹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之前娘曾经见过她一次,模样出落的十分漂亮,性子也柔婉和顺,又读了不少书,想来会与你相处的好。”

    听到这话,易灵均更加烦躁了,不过他是个孝顺的。也不会对易夫人表现出来,只淡笑一声,默默的吃着饭。

    第二日,那个名为赵姝的表妹果然来了。

    说起来,易灵均未娶妻而先纳妾,此举实在是不合规矩,但因为之前在易家闹过那一场,易家人已经将易灵均除族了,所以即便他的举动再是不妥,也不会有人约束。

    更何况这位易大人年少有为,坐上了苏州刺史的位置,又有哪个会不长眼的拿易灵均纳的那房美妾来说事儿呢?

    府中有贵客到来。即便花解语再是不想出门,也不得不穿上一身藕粉色的衣裳,从自己的小院儿中走出来。

    因为花解语只是个小小的妾氏,身上并不能穿大红色,所以在见着穿了一身红衣的赵姝后,她这心里头登时就有些不痛快了,不过在看清赵姝的容貌后,瞬间又好了几分,穿了红衣又如何?还不是没有她美。

    若说易灵均如同山间清泉一般清雅,那花解语就好似盛放着的牡丹一般,明艳的面容不可方物,其他女子站在她身边,少有不会被花解语给比下去的。

    赵姝一见着花解语,心里头就有些不痛快了,姨母之前是跟她说了表哥有一房美妾,但却没说美到了这种程度,但凡是个男人见到了花氏这张脸,恐怕眼珠子都恨不得贴在她身上了,又怎会多看自己半眼?

    这么想着,赵姝暗中憋了一口气,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半分来,笑着冲着易夫人与易灵均行礼。

    易夫人明显很喜欢赵姝这姑娘,亲亲热热的拉着赵姝的手,家长里短的一直唠着。

    花解语没有开口的意思,便跟着众人身后,老老实实的当一个花瓶儿,看都不看易灵均半眼。

    易灵均抿了抿薄唇,刻意落后几步,与花解语并身而行,这是他一个月以来第一次见到花解语,当即便低声开口道:

    “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大人说笑了,妾身没在闹别扭,只不过最近天气热得很,身子骨懒散着,不想动弹罢了。”

    赵姝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却听不清二人到底说了什么,她转过头来,笑意盈盈的看着花解语,问:

    “解语夫人当真生了一副好容貌,真是我见犹怜。”

    花解语低头笑了笑,眼底涌起一丝讽刺之色,我见犹怜这个词是南康长公主曾经对桓温的妾氏李夫人说过的,现在赵姝也用了这个词,不就是把自己放在了正室的位置上?

    看来易灵均真的是打算将赵姝给娶过门,否则为什么她会说出这种话来。

    扯了扯嘴角,花解语道:

    “赵小姐客气了。”

    她原本就不愿与女人虚与委蛇,只觉得这日子还不如待在寻芳馆中畅快,之前花解语一直认为,只要能留在易灵均身边,就算只是个小小的妾氏,她也甘之如饴,但此时此刻,花解语后悔了。

    因赵姝是客人,一路上易灵均与易夫人对待她的态度当真好的很,也不知赵姝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一整日再也没有与花解语搭话。

    好在花解语心里对赵姝十分厌烦,也不觉得有什么,自顾自的坐在凳子上,一口一个茶点,当真自在的很。

    等到天色晚了。花解语便再次回到自己的小院儿中,将伺候着的丫鬟都给支了出去,开始收拾一些金银细软,放在包袱里头。

    她准备回京了。

    伸手搭在腕子上,花解语到底是青禾的亲妹妹,也略通些医术,自然能诊出滑脉。

    若是在普通人家,女子怀了身孕自然是天大的喜色,但在易灵均身边却不同,易灵均身为苏州刺史,还没有娶正妻,若是身边的妾氏怀有身孕并且产下庶长子的话,日后婚事肯定艰难了。

    所以一般大户人家处理这种事情的方法,无非落胎而已,花解语不想眼睁睁的流掉孩子,便只能离开。

    做下了这个决定之后,她心里头非但没有半点难过,反而无比的轻松。

    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花解语赶忙将包袱藏进了锦被中,皱着眉头转身,道:

    “不是说不用伺候大人?”

    看到易灵均,花解语面上没有半分笑意,道:

    “天色已经不早了,妾身要歇息。大人有事便直说吧。”

    易灵均也不是个傻子,又怎会察觉不出女人疏离的态度,他心里头无端有些别扭,几步走上前,拉住花解语的手腕,道:

    “这里是易家,你难道还要赶我走不成?”

    花解语眉头皱的更紧了,她与易灵均挨得极近,两人之间不过只有一拳的距离罢了,鼻间涌入男人身上清淡的檀香味儿。

    以前花解语最喜欢闻这股味道,她很清楚易灵均不是刻意在衣裳上熏香,而是他书房之中的香炉内就放着檀香。日日在书房中处理公事,久而久之,身上也自然沾染了这股味道。

    “妾身不是这个意思。”

    说完,女人紧紧抿着唇,什么话也没有说。

    易灵均气的更狠了,白玉似的脸颊此刻涨的通红,狠狠的甩开花解语的手腕,几步离开了房中。

    看着男人的背影,花解语深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小腹上,将包袱从锦被里拿出来,继续收拾东西。

    她却没有料到,原本已经离开的男人,竟然去而复返。

    “你要去哪里?”

    易灵均的声音平日听着十分清冽,仿佛碎玉一般,但今日传入花解语耳中,却多了几分阴寒。

    此时此刻,花解语手里头还拿着包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辩解的。

    她抬眼看着易灵均,发现这男人紧紧抿着唇,两手握拳,指节都泛起了青白色。

    即便如此,易灵均的容貌依旧好似玉雕一般,清冷俊逸不似凡人,好像谪仙,也怪不得如今的皇后娘娘当年会对这样的男人升起几分心思。

    “你是我的妾氏,若是私自出逃的话,就成了逃妾,依照律法,是要打五十大板的。”

    花解语对大业朝的律文一窍不通,她直接将包袱摔在床上,开口道:

    “既然如此,就劳烦大人帮妾身一把,将妾身逐出府去,妾身也有容身之处。”

    “容身之处,你是说寻芳馆?”

    易灵均嗤笑一声,更加逼近了花解语,微微低着头,贴在她耳畔,道:

    “你就这么不知廉耻,明明都从妓院里走出来了,现在竟然还要回到那种地方。”

    “那有如何?”

    花解语本身武功高的很,自然也不会被易灵均给制住,此刻她猛地甩开手,看也不看这男人半眼,提着包袱就往门外走。

    “你要是走出这个门,以后就别回来了!”

    花解语头也没回,看都不看易灵均半眼,就直接离开了。

    看着女人的背影,易灵均气的浑身发抖,再也不复那副端方模样,直接将房中的瓷器摆件尽数扫落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花解语很快就回到京城,她虽貌美,但却是死士出身,武艺高超又会一些医术,一路上虽然遇上了不少麻烦,但对于花解语而言都是小事,只要动动手指就解决了。

    回京后,因为怀有身孕的缘故,花解语并没有去到寻芳馆中,而是去到了青府。

    再去寻芳馆之前,花解语名为青语,只不过这名字许多年没用了,突然提起,倒是觉得有些陌生。

    自打皇后娘娘又产下了一位小皇子之后,宫里头也没有别的糟心事儿了,金银便出了宫,与青禾成了亲。

    今日一见着花解语回来,不说金银大吃一惊,就连青禾面色也有些难看。

    他一把拉着女人的膀子,皱眉问:

    “解语,是不是那个姓易的对你不好?”

    “以后别叫我解语了,还像以前一样,叫我小语。”

    虽然花解语并不是真正的娼妓,但当年她在寻芳馆,可谓是艳名远播,现在她肚子里怀了孩子,若是不改回原来的名字的话,对娃儿而言也算不上什么好事。

    青禾手指往下滑,搭在了青语的腕子上,双目圆瞪,说:

    “你有孕了!”

    金银早在与青禾成婚之时就已经知道了他跟青语的关系,所以即便以往金银对青语还有些怨念,但到底是自己的小姑子,年轻时的那些小事,早就算不得什么了,她现在只担心青语受了委屈,心里挨不住。

    别看这姑娘一副要强的模样,但其实心思最是细密,若不是她怀了身孕,想必也不会来到青府之中。

    “罢了罢了,你现在问那么多干什么?还不快让小语好好养胎,从苏州一路到了京城,奔波了多少日,可别动了胎气。”

    听了这话。青禾也不再追问下去,只是紧缩的眉头却一直没有舒展开。

    一连过了五个月,已经入冬了。

    青语肚子里的娃儿足足六个月了,肚皮高高耸起,但人却还是如同往日一样,根本没丰盈多少。

    金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知道即便青语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头定然是不好受的,若不是对易灵均用情至深,她当时又何必千里迢迢的追到苏州去,现在伤透了心,只带了一个孩儿回来。

    年末正好是外官回京述职的时候。因为陛下新设立了南北镇抚司,青禾现在是锦衣卫指挥使的职位,虽然官职并不很高,但也得日日上朝,想必碰到易灵均的机会也不少。

    这一日,青禾就将易灵均给请到了青府之中喝酒。

    青语根本不知道易灵均也到了府中,金银与青禾可以将此事瞒了她,所以当青语仍如同往日一般在连廊中散步时,竟然撞上了满身酒气的易灵均。

    一见着易灵均,青语想都没想转头就走,但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的身子不如往日灵活,根本走不很快。

    易灵均一见着青语,顿时也愣住了,他根本不知青语与青禾之间的关系,现在见着青语高高耸起的肚子,满腹都是火气。

    她竟然成了青禾的妾氏?!

    几步冲上前,易灵均死死按住青语的肩膀,因为酒醉的缘故,他的力气比平时还要大上几分,一时间青语竟然没有挣脱开来。

    “我倒是没想到,你的容身之处不是寻芳馆,而是青府。”

    看着男人眼底满布血丝,青语皱了皱眉。想要拨开易灵均的手,却没有得逞。

    “易大人,请你自重,你现在已经是有妻室的人了,再与小女子闲扯不清的话,恐怕有些不妥吧。”

    其实易灵均根本就没有娶赵姝,这六个月来,他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

    不过即便如此,易灵均仍旧没有派人找过花解语的下落,毕竟当日是这个女人主动离开的易家,他又何必再找她?

    但今日见着了青语,易灵均却想直接将这个女人给绑回易家。不管她肚子里到底怀的是谁的孩子,他都不在乎。

    “你跟我走!”

    说着,易灵均就拉着青语往外走,只可惜女人根本不配合他的动作,寻了个机会直接甩开了男人的手,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里跑。

    易灵均看着青语的肚子,也不敢追上前,生怕这女人跑的太快,伤着了自己。

    等到人影消失之后,易灵均的酒意也醒了大半,大半夜的,他顾不得所谓的规矩,竟然直接踹开了主人的房门,将青禾从房间里给拖了出来。

    只可惜易灵均的功夫根本比不上青禾,不止没将青禾制服,反而被人家狠狠揍了一顿。

    “让你欺负我妹妹!”

    “你妹妹?”

    即便被打得嘴角渗血,易灵均依旧没错过青禾口中的话,他瞪大凤眸,突然想明白了,再也顾不上青禾,直接往刚刚青语离开的方向冲去。

    一路上一直打听着,吓了不少丫鬟们一跳,易灵均这才走到了青语房门外,不过他无论怎么请求,雕花木门依旧死死关上,无论如何都没有打开。

    不过易大人一直没有气馁,日日前来青府拜访,终于在述职期满之前,将美人儿重新带回了苏州。

    本站访问地址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http://www.xszww8.com/html/62/62621/206579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