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娘子,妙不可言 > 第144章 打入冷宫

第144章 打入冷宫

    秦妙走到了花解语面前,两女都是绝色的容貌,站在一起,交映生辉,一时之间也辨不出个高下,但却同样的夺人眼球,摄人心魄。

    陈黎强挤出一丝笑容,她又不是秦妙,被陛下捧在心尖尖上宠着,必须得谨言慎行,一旦被人捉住马脚,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这么想着,即使陈黎心里头早就恨毒了秦妙,面上也不得不挤出一丝笑来,只不过大概她气的很了,面颊竟然微微抽动着,看起来有些古怪。

    “秦夫人在说什么呢?花解语虽然现在伺候在养心殿中,但却是从长春宫里出来的,她拿了我长春宫里的东西,现在竟然不还,我这失主自然是要将东西给讨回来的。”

    花解语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楚楚可怜的看着秦妙,伸手拉着秦妙的手,动作十分轻柔。

    感受到花解语的指尖轻轻颤抖着,秦妙安抚的看了她一眼,直接对陈黎说:

    “陈妃娘娘,无中生有的罪过可不若是你真一口咬定花解语偷了你的东西,便拿出证据来,这样咱们闹到陛下面前也不怕,但若是你没有证据,诬赖一个小小的宫女,未免有些太过苛刻了吧。”

    陈黎面皮涨红,其实花解语自然是没有偷拿她什么东西的,她只是想要将花氏那个贱人给揪出来,让她重新再给自己点一次守宫砂。

    当时那只蜥蜴是花解语养在厢房中的。往瓦罐中到底加了什么东西,别人自然是不清楚的,所以陈黎即使想要找心腹再养出一只守宫来,都没有方子。

    在外的游方术士倒是有点守宫砂的法子,但陈黎可是陛下的妃子,一介妃嫔若是点上了守宫砂,只要传出半点儿消息,恐怕都会引出轩然大波。

    陈黎不敢用自己的性命作赌,无奈之下,才来找了花解语。

    “罢了,既然秦夫人非要护着花氏,本宫能有什么办法呢?你是陛下的心头肉。本宫自然是比不上的。”

    说着,陈黎直接转身,离开了养心殿前。

    看着她的背影,秦妙开口问:

    “她的守宫砂是不是出了问题?”

    花解语微微点头,道:“守宫砂涂在身上,必须要等颜色渐渐沉淀之后才能沾水,但陈妃丝毫不避讳着水,现在守宫砂颜色尽数消失,她这才慌了,来找到奴婢。”

    松开花解语的手,秦妙捂着嘴笑了笑,她刚才瞧见了陈黎难看的脸色。知道此女担心的厉害。

    毕竟若是被人知道她守宫砂突然消失一事,在世人眼中,陈黎便成了那不贞之人,想要坐在陈妃娘娘的位置上,恐怕就难了。

    微微勾起唇角,秦妙道:

    “解语,这么大的事情,你自然得跟陛下说一声。”

    花解语意会的点了点头,与秦妙相视而笑,当真是美如画。

    话说因为秦妙呆在养心殿之中,元琛一下朝便步履匆匆的赶了回来,自打秦妙这女人从他身边逃走一次之后,元琛这一颗心总是有些不安稳,他本就占有欲极强,现在恨不得日日将秦妙圈在自己身边,一刻都不让她离开视线之内。

    但相处多年,元琛对于秦妙的性子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自然清楚越是这么做,便会将秦妙越推越远,他已经赌不起了,就必须选取一个最为稳妥的法子,好似温水煮青蛙一般,慢慢将女人困在身边,成为他的禁脔。

    秦妙站在元琛身后。伸手揉了揉男人绷紧的太阳穴,不着痕迹的看了花解语一眼。

    花解语上前一步,轻声道:

    “陛下,刚才陈妃娘娘来了。”

    “陈黎?”元琛挑了挑眉,显然有些诧异,转头看了秦妙一眼,发现女人嘴边露出的笑意时,元琛问:

    “她来干什么?”

    “陈妃娘娘的守宫砂好像出了问题。”

    “是吗?”元琛刻意拉长了声音,在秦妙略带期待的眼神中,开口道:

    “既然如此,姜德海,去把陈妃请来。”

    听到陛下的吩咐,姜德海不敢怠慢,应了一声之后,几步便离开了养心殿之中。

    陈黎刚刚回到自己的长春宫中,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见着宫女步履匆匆的走了进来,小声道:

    “娘娘,姜公公来了。”

    一听姜德海到了,陈黎心脏猛地一跳,面色也变得十分难看,她根本不想见姜德海,偏偏后者没有给她躲避的机会,竟然直接来到了寝殿外。

    “陈妃娘娘,陛下要见娘娘,便随老奴走一趟吧!”

    陈黎暗骂了花解语多次,却依旧不得不走出寝殿,待看见了姜德海怜悯的眼神之后,她只觉得嘴里发苦,脚步都变得有些虚浮了。

    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姜德海身后往养心殿的方向走去,也不知姜德海是不是故意的,竟然没让陈黎乘坐软轿,直接走到了养心殿之中。

    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这才到了养心殿外头。

    姜德海面上露出一丝笑,说:

    “娘娘快些进去吧,可别让陛下久等了。”

    陈黎狠狠掐了自己手腕内侧一下,尖锐的疼痛让她镇定下来,轻轻推开了养心殿的雕花木门,陈黎一眼便看见了与陛下坐在一起的秦妙,对上女人玩味的眼神,陈黎暗自抽了一口冷气。

    几步走到了元琛面前,陈黎恭恭敬敬的福了福身子,说:

    “臣妾给陛下请安。”

    说完这话之后,陈黎怯怯的抬头,眼中蒙上一层水雾,从这个角度看,陈黎的模样与秦妙更加相似了,只不过五官没有秦妙精致而已。

    见状。元琛眼底划过一丝厌恶之色,道:

    “大胆陈妃,竟然敢做出这等不知羞耻之事,你可知罪?”

    听到男人的声音后,陈黎心里咯噔一声,两腿发软,竟然直接跪倒在地。

    “陛下,臣妾是冤枉的,都是花解语这个贱人陷害臣妾,她给臣妾点上的守宫砂会褪色,这一点明晃晃的是算计,还望陛下明察。”

    “守宫砂?”元琛哼笑一声。

    “朕还没说什么守宫砂呢。陈妃竟然自己招了。”

    转头看着花解语,元琛道:“去把陈妃手腕处的守宫砂弄出来,让朕好好看看。”

    秦妙目光灼灼的盯着陈黎,她早就恨不得收拾了此女,毕竟陈黎胆大包天,手伸的也长,竟然敢对她们忠勇侯府下手,还真是把她当成了软柿子。

    花解语低低的应了一声,走到陈黎面前,伸手就要捞住陈黎的手臂。

    说来也有些奇怪了,花解语明明看着十分娇柔,但手上却有一把子力气。她抓住了陈黎的手臂后,任由陈黎如何挣扎,也挣扎不开,反倒是手臂被捏的通红,看起来十分可怜。

    但花解语又不是个怜香惜玉的,直接将陈黎拖到了元琛面前,撸起袖子,露出了那枚红艳艳的守宫砂。

    拿起桌上摆着的一壶酒,花解语直接将清亮的酒液倒在了守宫砂上,而后用拇指稍稍一撮,这颜色就全都褪了下去。

    见着这幅场景,陈黎低低的抽泣起来。

    元琛瞪了花解语一眼,他桌面上摆的可是上好的女儿红,就这么被糟蹋了,着实可惜的很。

    轻咳一声,元琛冷冷的看着陈黎,道:

    “陈氏不守妇道,与人私通,现打入冷宫,以儆效尤。”

    “不!”

    陈黎猛地喊了一声,她是清白的,她根本没有与人私通!

    豆大的泪珠儿顺着面颊滑落,陈黎看着元琛,口中叫喊道:

    “陛下。臣妾是冤枉的!您若是不信臣妾的话,便去找几个嬷嬷,亲自给臣妾验身,臣妾的的确确是完璧啊!”

    “你果真是完璧?”元琛皱着眉问了一句。

    听到男人的话,陈黎心里升起一丝期待,满脸是泪,膝行至元琛面前,伸手死死的攥住男人的衣角,哭着道:

    “陛下信臣妾一回吧,求求您了。”

    秦妙坐在一旁,只觉得陈黎抓着元琛的手实在是碍眼的很,她轻笑一声。说:

    “既然陈妃一口咬定她是被人陷害了的,那臣妾现在便去找几个嬷嬷如何?也能给陈妃验身。”

    说着,秦妙便站起身子,走出了养心殿。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她便带着三个嬷嬷回来了,这三人年纪都不小的,鬓发中掺了不少银丝,满脸皱纹,显得十分刻板。

    嬷嬷走到陈黎面前,一左一右的搀扶起陈黎,将她带到了偏殿之中。

    等到人走后,元琛伸手捏了捏女人的耳垂,眼中带着一丝笑意,说:

    “你还真是胡闹,非要戏耍陈黎一番,才肯罢休。”

    斜着眼看着元琛,秦妙似笑非笑的问:

    “陛下莫不是心疼了?”

    “胡说什么?”元琛微微皱眉,光是秦妙一个女子就够能折腾的了,他又怎会再心疼别人?

    花解语被嬷嬷带到偏殿之中,她被人架到了床榻前,只听其中一个嬷嬷开口道:

    “陈妃娘娘,脱了衣裳吧,否则老奴们也不好检查出娘娘您是否完璧。”

    听了这话,陈黎面上露出了一丝屈辱之色,伸手解开了腰间的系带,将浑身的衣裳都给脱了个干净。

    两手环在胸前,陈黎面颊涨的通红,显然很是羞恼。

    那嬷嬷看了陈黎一眼,想起之前秦夫人的吩咐,心中着实讽刺的很。

    “娘娘,分开腿。”

    陈黎一愣,面上的血色尽数褪去,屈辱的摇了摇头,显然是做不出这般羞耻的事情。

    为首的嬷嬷板起脸,道:

    “若是娘娘不配合的话,老奴们恐怕也没有法子证明您的清白。娘娘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打入冷宫之中,难道就不会心有不甘吗?”

    闻言,陈黎眼神闪了闪,眼眶微微发红,也知道自己被秦氏与花解语两个贱人逼到了绝路,根本别无选择。

    她闭上眼,缓缓分开了双腿。

    嬷嬷们从一旁拿过早已准备好的器具,冰冷的铁夹竟然直接伸进了肉中,那种诡异且带着疼痛的感觉,让陈黎不由咬了咬唇,眉头也皱紧了。

    为首的嬷嬷一个用力,就将一层薄薄的阻碍给捅穿了。陈黎疼的脸色发白,却一声不吭。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好了吗?可否证明本宫是完璧之身?”

    嬷嬷的声音十分冰凉,不带一丝波动,道:

    “娘娘穿好衣裳,随老奴过去吧。”

    听了这话,陈黎点了点头,双手颤抖的穿好了衣衫,这才跟在三个嬷嬷身后,回到了不远处的养心殿之中。

    元琛与秦妙便一直呆在养心殿内,元琛在批阅奏折,但秦妙则闲的发慌,便从书架上取了一本话本来看,津津有味。

    等到门外传来姜德海的通报声,秦妙回过神来,把话本阖上,压在元琛的奏折底下。

    几名嬷嬷与陈黎跟着姜德海走到了养心殿中,元琛没有开口,倒是秦妙主动问了:

    “怎么样?陈妃可是完璧之身?”

    为首的嬷嬷弯着腰,面上的神情十分恭谨,答道:

    “回夫人的话,陈妃娘娘并非完璧。”

    闻言,陈黎整个人都僵住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嬷嬷。猛地冲上前,两手攥着嬷嬷的领口,状似疯狂的叫喊:

    “你这老刁奴莫要胡言乱语!刚刚验身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你在撒谎!”

    嬷嬷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被陈黎这么折腾几下,只觉得都有些透不过气来,身后的两个嬷嬷生怕闹出了事,赶忙上前,想要把陈黎给拉开。

    偏偏女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时之间,两个五大三粗的嬷嬷竟然没有将人给按住,还真是奇了。

    转眼看着元琛,陈黎眼中有泪话落。声音嘶哑道:

    “陛下,她在撒谎,您信臣妾一次好不好?”

    元琛冷冷的看着陈黎,眼中一片平静,不止没有怜惜,也没有恼怒,毕竟他连碰都不愿碰陈黎一下,又怎会在意这女人是否完璧呢?

    想通了这个关节,陈黎缓缓松开手,身子轻轻颤抖着,竟然哈哈笑了起来,伸手指着元琛,道:

    “陛下,你跟他们都是一伙的!故意来陷害臣妾!你们都是一伙的!”

    “陛下,臣妾心里只有您一个人,又不像秦妙这个水性杨花的娼妇一般,伺候过不少男人,为什么陛下看都不看臣妾一眼?为什么啊!”

    陈黎满脸都是不甘之色,原本秀丽的脸蛋变得十分扭曲。

    元琛冷冷的看着状似疯狂的陈黎,冲着姜德海吩咐一声:

    “将陈妃打入冷宫。”

    “是。”姜德海应了一声之后,便直接带了两个小太监进了养心殿中,一人拖着陈黎,一人捂住女人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就这么活生生的把人给带了出去。

    等到殿中终于安静了之后,元琛看着秦妙,薄唇勾起一丝笑意。

    秦妙冲着花解语道:“你先下去歇着吧。”

    花解语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此刻殿中只剩下元琛与秦妙两个,女人拉着男人的手,轻轻道:

    “陛下,其实”秦妙咬着唇,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很清楚元琛的性子,知道这人对她的执念极深,之前她从边城逃走的那段日子,就仿佛一根刺似的。扎在了这人心上,若是不将刺给拔下去,恐怕元琛的心结永远不会消失。

    秦妙站在男人身后,直接环抱住他宽阔的脊背,脸颊贴着元琛的身体,轻轻说:

    “你怎么从来没问我是如何入宫的?”

    听到这话,元琛高大的身躯陡然一僵,瓮声瓮气道:

    “事情都过去了,就别再提了。”

    他显然不愿提及之前的事情。

    但他不提,秦妙却仍旧没有住口,自顾自的说:

    “我带着两个侍卫来到京城,也没有回到忠勇侯府。而是住在哥哥的小院儿中,后来遇到了福王,之后便见到了晋文帝。”

    元琛微微皱眉,紧咬牙关,额角都崩出青筋了。

    秦妙在他后背处蹭了蹭,接着道:

    “我见到了晋文帝之后,便将他灌醉,之后假装怀孕,才顺理成章的回了宫。”

    走到男人面前,秦妙伸出双手,捧着元琛刚毅的脸,在男人的薄唇上轻轻啄吻了一下。神色之中透着认真,道:

    “晋文帝从来没有碰过我。”

    听到这话,元琛明显有些愣住了,猛地抬起头,鹰眸中满是诧异之色。

    “你再说一次?”元琛的声音有些发颤,伸手紧紧握住秦妙的手腕,力气用的极大,将女人白皙的皮肤都给捏的发紫了。

    秦妙疼的倒抽一口冷气,元琛这才反应过来,松了几分力道,但他却仍没有松手。

    “我说”

    女人的红唇轻轻贴着元琛的耳廓,似有若无的碰触着。好像羽毛轻轻划过一般。

    “碰过我的男人只有你一个,没有其他人,记住了么?”

    说着,秦妙勾起元琛的下颚,往上一跳,凤眸中带着几分戏谑。

    此时此刻,元琛才反应过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直接从八仙椅上站起身子,走到秦妙身边,将女人抱了个满怀,不断的转着圈儿。

    平心而论。元琛对秦妙与晋文帝相处的那段时日,不是不介意的,但他却从不愿开口提及,以免秦妙心里难受。

    天知道他曾经多少次想把晋文帝从棺材里拖出来鞭尸!

    现在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元琛自然是欣喜若狂,嘴唇微微发颤,面颊涨的通红,显然是太过兴奋所致。

    “快放我下来!”

    秦妙伸手捶着元琛结实的脊背,一时之间被转的眼前发昏,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

    将秦妙给放了下来,元琛抬起秦妙的下颚,在红唇吻了一下,又吻了一下,一下接一下的,好像亲不腻似的。

    饶是秦妙与元琛早就成了老夫老妻,她也被男人这番动作搞得满面通红,心中无端涌起了几分羞涩,微微低垂着头,露出莹白玉润的耳廓,看上去着实精致的很。

    拉着元琛坐在软榻上,秦妙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问:

    “之前花解语说她之所以入宫,是为了找寻与元知行有联络之人。那她现在找到了吗?”

    元琛点了点头,轻声说:

    “还能有谁呢?自然是咱们的好母后,她与元知行是结发夫妻,虽说之前和离了,但最近一直有联络,还望宫外头送了不少消息。”

    其实秦妙当真有些想不明白白氏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即使元琛对她并不如何尊敬,但二人却是嫡亲的母子,她这般与元知行勾结在一起,难道就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还有元知行的举动也十分可疑,不过秦妙一直待在宫里,对宫外的形势并不清楚。

    “前几日寻芳馆中传来了消息。说元知行带了一个面上有伤疤的男子去寻芳馆中寻欢作乐。”

    秦妙瞪大眼,用手捏了捏男人高挺的鼻子,故作诧异的问:

    “脸上有伤疤的男人、不正是陛下你吗?”

    听了这话,元琛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最后只能用无奈的眼神看着怀里的女人,道:

    “是辽国的将军,耶律才。”

    闻言,秦妙面色变得十分严肃,也顾不上玩笑了,问:

    “元知行怎会跟耶律才有牵扯?他难道是疯了吗?”

    “他哪里是疯了,只不过是觉得手中的权力不够大,想要的更多罢了。”

    看着男人眼底的讥讽之色,秦妙只觉得嘴里发苦,元琛这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摊上了元知行与白氏这样的父母。

    “就算与辽人勾结,元知行能得到什么?他也一把年纪了,难道还能坐上皇位不成?”

    “他不会的。”元琛十分笃定。

    早在元琛知道元知行与辽国有牵连时,便再也没将元知行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看待,毕竟元知行的儿子可不止他一个,这人自然是不会在乎一枚不听话的棋子。

    想通了这个关节,元琛低低的笑了一声。

    “妙妙,你肯定猜不到,福王竟然是元知行的儿子。”

    秦妙张大嘴,觉得定然是自己听错了,福王明明是晋文帝的亲生弟弟,之前秦妙也见过福王几次,记得那人的五官与晋文帝瞧着也有几分相似,又怎么会跟元知行扯上关系?

  (http://www.xszww8.com/html/62/62621/206579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