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娘子,妙不可言 > 第135章 最毒妇人心

第135章 最毒妇人心

    正在此刻,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大概是因为秦妙对元琛太过熟悉的缘故,她不必亲眼看到来人,就已经辨认出元琛的身份。

    轻轻揉了揉小娃柔软的胎发,只听吱嘎一声,寝殿的雕花木门被人给推了开。

    现下正值严冬,但元琛的身子骨却极为精壮,身上只披了一件薄薄的亵衣,甚至还因为有些水汽,紧紧贴在皮肉上,但他却好像感受不到瑟瑟的寒风一般,昂首阔步的走到秦妙面前。

    小卓安藏在秦妙身后,又用锦被蒙住头。

    寝殿之中只在角落里燃着几盏灯,其余的全都熄灭了,所以殿中的光线有些昏暗。

    男人的眉眼舒展,看着秦妙,鹰眸中散出一丝火光。

    元琛并没有发现小卓安。

    秦妙强挤出一丝笑意,问:“陛下今夜要歇在关雎宫中?”

    她这是明知故问,毕竟元琛现在只穿着一件儿亵衣,她总不可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将面前的帝王给赶回养心殿之中。

    男人紧紧抿着薄唇,直接坐在床边上,蹬了鞋,翻身躺在秦妙身边。

    小卓安表面上看着老实,但实际上却十分顽皮,此刻他偷偷将被子掀开一角,伸出小手,轻轻戳了戳秦妙的脚。

    秦妙的坐姿更僵硬了。

    即使灯光昏暗,但元琛的感觉却远比常人敏锐,他发现秦妙的不妥之处,微微皱起了眉,问。

    “怎么了?”

    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秦妙不知怎的,就想起今天下午在养心殿之中发生的那一场情事。

    轻咳一声,秦妙面颊微微泛红,还没等说什么呢。就感到一双手臂不老实的攀上了她的腰。

    此刻小卓安仍没停下他的动作,一不小心竟然戳到了元琛坚硬结实的手臂上。

    “谁!”

    一边说着,男人一边将锦被给掀开,到了现在,小卓安无处可躲了,整个人就跟只乌龟似的,趴在床榻上,偷偷抬起头看了一眼元琛,忙又低下头去。

    秦妙发现男人的脸色更臭了,依偎在元琛怀里,轻轻道:

    “今夜咱们一家三口一起睡好不好?”

    听到一家三口这四个字,元琛眉眼舒展了几分。原本将要奔涌而出的怒火,霎时间烟消云散。

    “罢了,今夜就容他一回,若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元琛狠狠的瞪了小卓安一眼,后者感觉到有些危险,把脑袋埋在秦妙身后。

    因为愧疚,秦妙对小卓安宝贝的紧,赶忙将这孩子搂在怀中,轻声哄着。

    见状,元琛恨得磨牙,道:“慈母多败儿!”

    躲在秦妙怀里的娃儿听了这话。抬眼对上他父亲的黑眸,突然露齿一笑。

    这小兔崽子!

    元琛蹭的一股火冒出来,高高扬手,作势预打。

    “你这是在做什么?”

    秦妙喝了一声,凤眸圆瞪,神色中透出几分不满。

    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这全天下元琛谁都不怕,偏偏拿面前的女子没有半点法子,他暗自叹息一声,悻悻的收回手。

    掌风一掀,远处墙角的灯火也被吹熄了,室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秦妙将小卓安放在她与元琛之间,低低道:

    “睡吧。”

    这还是小卓安自记事之日起,第一次与父母一同入眠,感觉着实新鲜的很,他先是拉住秦妙的手,又往元琛怀里钻,上蹿下跳的,就跟只小猴子似的,也不知道这性子到底是随了谁。

    “你到底睡是不睡?”元琛气的磨牙。

    虽然小卓安是他的儿子,但父子两个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见了面,就跟仇人似的,总是不能好好相处着。

    被元琛叱责一声。小卓安老实了,钻进秦妙怀里,乖乖的睡了。

    一夜好眠,等到了第二日,对于秦妙而言,可是有一场硬仗要打。

    太后回宫了。

    太后进宫的时辰比秦妙料想的要早些,她竟然没等元琛出宫亲迎,便直接回到了禁宫之中。

    彼时元琛还在上朝,慈宁宫就迎来了她的新主子。

    金银站在秦妙身边,一边剥着柑子,一边道:

    “听说太后娘娘是带着一个女子一同回来的,不过那女子一直戴着面纱,奴婢也未曾看见她真容。”

    秦妙微微挑眉,她都不用猜,就知道跟在太后身边的女子,定是齐君筱无疑,毕竟以太后对齐君筱的宠爱,比亲生女儿都要强出许多,又哪里能舍得与她分开呢?

    “哎,听说之前就是因为齐君筱给陛下下了忘川,才会使得陛下失去记忆的。”

    金银点头,小脸上露出几分疑惑,问:

    “陛下已经知道是齐君筱下的毒了,为什么她还有胆子回宫?难道不怕被陛下直接打杀了吗?”

    秦妙冷笑,说:“齐君筱又不是个傻子,她可是有太后做靠山呢!元琛即便是大业朝的帝王,也越不开这个孝字,所以无论如何,元琛也不会在明面上与太后起冲突。”

    特别是身为帝王,元琛的一举一动都有文武百官盯着,若是做的太过了,恐怕会引起不小的风波。

    不过这些事情也不必秦妙担心,她接过剥开的柑子,剥开一般,放在嘴里,顿时酸甜的汁水弥漫在口腔之中,让她整个人都精神了。

    等到了下午,按着平时的时辰,元琛已经下朝了。

    但他今日却不似往常一般,来到关雎宫,而是直接去到了慈宁宫内。

    穿着黑底红纹常服的帝王缓缓走入到慈宁宫主殿中,他脚步十分稳健,每走一步,都带着摄人的气势。

    “琛儿。”

    坐在主位上的白氏一见着元琛,心头微微发颤,但面上却强作镇定。

    此刻白氏对齐君筱曾经做下的事情,已经大致有了了解,她生怕元琛不顾母子之情。直接将君筱给处置了。

    “儿臣给母后请安。”

    说着,元琛抱拳行礼,后坐在了白氏下手,环视一周,也没有见到齐君筱的身影,便问道:

    “听说齐氏与母后一同入宫了,怎么不出来见见朕?”

    白氏原本端着茶盏,听到这话,手上微微一晃,滚烫的茶汤顿时泼在地上。

    看着白氏脸色难看,元琛薄唇微勾,鹰眸底部蕴着明显的恶意。

    他与白氏根本没有所谓的母子之情。现在能共处一室,不过是碍于名分罢了。

    若是白氏再这么胡闹下去,那这么一层薄薄的遮羞布被撕开之后,大家的面子恐怕都不算好看。

    强挤出一丝笑意,白氏道:

    “琛儿,当年君筱年纪不懂事,又倾慕于你,这才铸下大错,不过琛儿你福大命大,也没有少半根寒毛,就原谅了君筱可好?她可是你的妹妹啊!”

    听到这话。元琛几欲作呕,若是他真有齐君筱这样厚颜无耻的妹妹,那还不如直接掐死来的干净。

    “母后别在说了,她敢对朕下毒,就必须付出代价,之前是因为齐氏运气好,朕遍寻不着,才暂且将忘川之事也压了先去,此刻她自投罗网,朕哪有放过她的道理?”

    闻言,白氏心里后悔的很,若是她不将君筱带回国就好了。

    狠狠的拍了桌子一下,白氏色厉内荏,道:

    “你还真是翅膀硬了,不将我这母后放在眼里!你今日若敢动君筱一下,我就一头撞死在柱子上,倒也干净!”

    元琛冷笑不已。

    像白氏这种自私自利之人,根本就不敢寻死,这一点,元琛心知肚明。

    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元琛也不好继续逼下去,否则万一白氏做出一场戏来,对他也不算好事。

    “罢了,既然母后以自己的性命要挟朕。朕还能说什么呢?母后今日记住了,莫要让齐君筱出现在朕面前,否则万一她出现了什么意外,可怨不得朕了。”

    话落,元琛看也不看白氏难看的脸色,直接拂袖离开了慈宁宫中。

    “逆子!逆子!”

    白氏伸手捣住胸口,被元琛气的好悬穿喘不上气来,脸色难看的很。

    听说元琛走了,躲在偏殿之中的齐君筱终于走到了正殿,看着白氏这幅模样,齐君筱眼眶通红,走到白氏身边。轻轻拍着女人的背,哽咽道:

    “都是君筱不好,让母亲与哥哥争执,若是母亲不将君筱带回宫,就不会有现在这档子事了。”

    说着,齐君筱竟然还落下了几滴泪,她的容貌本就生的不错,又因为在外吃了不少苦,早就不复当年的珠圆玉润,清瘦的模样看的白氏心疼不已。

    拉着齐君筱的手,白氏心里的郁气仍未消解,恶狠狠道:

    “此事与你并无关系,若不是秦氏那个小贱人,迷惑了琛儿,他也不至于三番四次的忤逆与我!”

    白氏恨得咬牙,两手紧紧握拳,面庞十分狰狞。

    看着她这幅模样,齐君筱心中暗喜,低低道:

    “哎,说起来,哥哥对秦氏还真是情根深种,即使那个女人是晋文帝的妃子,他依旧半点儿也不在乎,还让秦氏伺候在身边。”

    白氏啐了一声,只觉得秦妙实在是个水性杨花的,魅惑了晋文帝还不算,甚至还要迷惑元琛,着实好不要脸。

    “母亲还是别与秦氏对上了,就容了她吧。”

    齐君筱表面上这么规劝,但她深知白氏的性子,知道自己越是劝说,白氏就越会动怒,届时她一定会对秦妙那个贱人动手。

    太后对上宫女,到底有什么结果,可想而知。

    杏眸中划过一丝喜色,不过白氏正处在气头上。根本没有发现。

    冷哼一声,白氏轻轻拍了拍齐君筱的手,道:

    “我儿,秦氏那贱妇就不必你插手了,母亲心里有主意。”

    “母亲”

    齐君筱脸上露出一丝担忧,还想再劝,但白氏却微微皱起眉头,显然是听不进去齐君筱的话了。

    见状,年轻的女子唇角微勾,说不出的得意。

    纵使秦妙得了元琛的吩咐,不必去给太后请安,但宫中的例外仅仅只是秦妙一人罢了。陈黎与钟秀仍不能例外。

    陈黎坐在下手,她知道自己不受宠,得不到元琛的喜爱,就把功夫都花在白氏身上,毕竟白氏无论如何都是太后,是这禁宫之中最为尊贵的女人,有了她站在自己身后,总不会出错。

    白氏眼皮一扫,就见着了陈黎,冷冷的哼了一声。

    陈黎那张肖似秦氏的脸,当真让白氏心中不快。

    “你们跟在陛下身边的日子也不算短了,怎么这么不争气,肚子里半点儿消息都传不出来!”

    听到这话,陈黎眼眶微微泛红,钟秀则是低下头去,她虽然也是妃位,但在宫里却仿佛是个透明人儿似的,没有半点儿存在感。

    突然,陈黎直接站起身子,跪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膝行至白氏面前,两只纤细的藕臂抱住白氏的腿,大滴大滴的泪珠儿落下来,好似不要银钱似的。

    “求求太后娘娘帮帮臣妾吧!臣妾到今日都是完璧之身。如此一来,哪里能给陛下绵延后嗣?若是一辈子如此,臣妾还不如一头撞死在宫门外,也比这般苟延残喘来的好!”

    “你到现在还是处子?”

    白氏因为太过吃惊,也顾不得所谓规矩仪态,竟然直接从八仙椅上站起身子。

    她双目圆瞪,死死的盯着跪倒在地的陈黎。

    无论如何,白氏也想不到元琛竟会如此,陈黎说起来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否则她当年也不会刻意挑选了陈黎,让她来给秦妙添堵。

    白氏不相信这天底下会有不偷腥的猫,即使秦氏那贱蹄子在琛儿心中有些分量。但别的女人,该碰还是要碰的,现在陈黎还是完璧,这说明什么?

    颓然的闭了闭眼,白氏的呼气声陡然粗重了许多。

    秦氏,已经不能留了。

    否则以她对琛儿的影响力,恐怕要不了多久,琛儿就根本不会顾及她这个母后,满心满眼都只有秦氏一人了。

    心中转过此番想法,白氏眼底划过一丝坚定之色,微微弯下腰,亲自将陈黎从冰冷的大理石上搀扶起来。

    “哀家知道你心里苦。”

    说着,白氏微微皱起眉,脸上流露出一丝心疼之色,即使她再看不上陈黎,此刻也不会表现的太过明显,毕竟对于白氏而言,陈黎是一枚当真好用的棋子,现在留在手中,日后一定会有大用场。

    从袖笼里取出锦帕,白氏轻轻为陈黎擦干脸上的泪痕,说:

    “陈妃,你现在年纪还伺候陛下的机会多得是。也不必急于一时。”

    陈黎眼眶中仍有泪珠儿在打转儿,却没有落下来,要落不落的,着实让人十分怜惜。

    “还望太后娘娘指点迷津,只要能让臣妾侍寝,臣妾什么都愿意做!”

    女人的语气坚定,眼神中透着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

    越是这样的棋子就越是好用。

    白氏心里满意,语气就越发温和,道:

    “你入宫的日子比哀家早,先跟哀家说说宫里的情况。”

    一边开口,白氏淡淡的看了一眼正殿之中伺候的宫女太监,这些奴才能在宫中活过这么多年。一个个都是人精,自然不会做出让主子不快的事情,登时便鱼贯而出。

    钟秀看起来有些瑟缩,清秀的小脸儿上透出一丝慌张,跟在那些宫女身后,想要离开慈宁宫。

    “钟妃留步,哀家还想跟钟妃说说话呢!难道钟妃是嫌哀家老了,不愿陪着我这老婆子?”

    钟秀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连连摇头,急声辩解道:

    “臣妾不敢!臣妾只以为太后娘娘有话要与陈妃姐姐说,生怕打扰了太后,这才想要离开。”

    听了这话。白氏笑的一脸和蔼,冲着钟秀招了招手,道:

    “坐到哀家身边来。”

    钟秀脸色苍白,偏偏对于白氏的吩咐,她根本不敢违拗,钟秀只是一个妃子,而没有元琛的宠爱,自然是比不得秦妙的。

    坐到了白氏身边,钟秀有些坐立难安,只听陈黎已经缓缓开口了。

    “太后娘娘,陛下前些日子将右相贬为国子监祭酒,昨个儿司马老夫人入宫了。像秦氏求情,您说奇怪不奇怪,司马老夫人称秦氏为外孙女。”

    一边说着,陈黎一边用锦帕捂着唇瓣,轻笑出声。

    “外孙女?”白氏语气中透出一丝疑惑。

    “太后娘娘有所不知,这司马老夫人的外孙女当年在京城里极为出名,娇蛮跋扈,无才无德,不过因为是忠勇侯府的二小姐,又是当年皇贵妃的亲妹妹,所以别人都不敢惹怒她,但过了不久。她就因为一场疾病送了命,现在司马老夫人将秦氏称为外孙女,让臣妾不得不怀疑秦妙的身份。”

    闻言,白氏脸上露出一丝深思,打量着陈黎的神色,问:

    “你有什么主意?”

    陈黎摇摇头,眼中带着无辜,道:

    “臣妾能有什么主意呢?臣妾蠢笨的很,只能听从太后娘娘吩咐。”

    见着陈黎这幅滑不留手的模样,白氏不由咬了咬牙,她现在只明白了一件事,就是秦氏说不定真就是忠勇侯府的小姐。不过她这身份,也不知该如何派上用场。

    扫过白氏的面色,陈黎端起茶盏,轻轻啜饮一口,状似无意道:

    “臣妾听闻,忠勇侯府中还有一位男丁,原本是行伍出身,身手极佳,人又生的俊美,莫不如将其调入宫中,做御林军首领,也不算委屈了他。”

    白氏恨不得杀了秦妙,连带着对秦家人都十分厌恶,又怎会上赶着提拔秦妙的亲兄弟?

    她刚想张口拒绝,却感到站在她身后的齐君筱轻轻扯了扯袖口,白氏顿时闭紧了嘴,缓了一会,才道:

    “让哀家好好想想。”

    陈黎也不急,反正现在白氏回来了,她有的是大把时间,利用白氏除掉秦妙。

    等到这枚眼中钉肉中刺除掉了,以她的容貌才情,就不信比不过秦氏那个空有皮囊的草包!

    在慈宁宫中足足待了一个时辰,陈黎将宫中朝中的近况都给白氏讲了。这才回到长春宫中。

    等到陈黎离开后,白氏转头看着身后的齐君筱,问:

    “君筱,你刚刚为何拉住我?”

    齐君筱眼中划过一丝精光,说:

    “母亲,君筱觉得陈妃说的很有道理,你不如将秦妙的兄长封为御林军头领。”

    “为什么?”

    见着白氏疑惑的神色,齐君筱微微勾起唇角,眼中流露出幸灾乐祸。

    “母亲想想,像秦氏那种水性杨花的女子,陛下都能对她容忍,想必感情是极深的。”

    这一点。白氏不得不承认。

    在以前,白氏可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儿子竟然是个情种,但在秦氏那贱人出现后,琛儿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与以往大不相同。

    齐君筱继续道:“不过是人就有底线,陛下对秦氏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当年秦氏委身于晋文帝之事,陛下可以不予追究,但若是秦氏与自己的亲哥哥做出乱伦之事呢?此等污秽之事,着实有违天理,陛下想必是万万忍不了的。”

    “你是说让他们兄妹相奸?”

    白氏口中有些干涩,若不是君筱点醒她,她还真不知道忠勇侯府的那个男丁还能派上此种用场。

    深吸一口气,虽然兄妹之间做出那等腌臜事儿,着实令人恶心的很,不过白氏对秦妙的厌恶还是占了上风,犹豫了不到一刻钟,便点了点头。

    “就按我儿说的做吧,反正秦氏该死,死的体不体面,也没有那么重要。”

    听到白氏应下了此事,齐君筱唇角的笑意更为浓郁,仿佛乳燕一般投到了白氏怀中,两手紧紧搂住白氏的腰,低低道:

    “君筱就知道母亲最好了,从小母亲就疼爱君筱,等到秦氏那个贱人除了之后,君筱还想要伺候在哥哥身边,到时候您可要帮帮女儿。”

    低垂着头,齐君筱死死咬牙,她无论如何都未曾想到,元琛当年已经中了忘川,竟然还能将秦妙那个贱人给想起来,真是老天无眼。

    不过也没关系,只要秦妙中了她们的计谋,与亲兄长做出苟且之事,即使元琛对她再是爱重,想必也无法容忍了。

    心中转过此番想法,齐君筱噗嗤一声,笑的十分开怀,杏眸弯着,好像月牙儿似的。

  (http://www.xszww8.com/html/62/62621/206579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