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娘子,妙不可言 > 第129章 奴婢

第129章 奴婢

    听到这话,秦妙笑的更加肆意了,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这幅癫狂的模样,看在元琛眼里,更加激怒了他。

    “你笑什么?”

    站在秦妙面前,男人低着头俯视倒在地上的女人,声音中带着几分恼羞成怒。

    “将军是不是忘了,我早就是陛下的妃子,又怎会是元家的人?之前我就觉得将军的记性算不得好,今日一看,果真如此。”

    元琛的胸膛不断起伏着,面前的女子总是能轻而易举的牵动着他的情绪,紧咬牙关,元琛蹲在地上,用手捏住秦妙的下颚,说:

    “你甘愿在冷宫呆着?”

    秦妙眼里含笑,问:“不在冷宫呆着,还能去到何处?”

    她想问问眼前的男人是不是要把她带走,可是带走后又能如何呢?元琛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元琛了,他身边说不定有无数的如花美眷,自己去到那里,无异于自取其辱。

    强行压抑怒火,元琛道:“我会带你出宫。”

    秦妙道:“出宫?如何出宫?再使一次金蝉脱壳?否则此事若是被旁人知道了。我们忠勇侯府定会受到牵连。”

    男人额角蹦出青筋,显然是有些听不得金蝉脱壳这四个字,他深吸了一口气,道:

    “事情我会处理好。”

    “绝不会牵连到忠勇侯府。”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一连说了几句,秦妙都没有答话,反正以元琛的性子,本就是控制欲极强的人,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别人说什么都没有用。

    看着女人这幅模样,元琛突然发了狠,一把搂住秦妙纤细的腰肢,使劲儿的将她往怀里带。

    薄唇对准红唇,用力咬了一下,牙齿磕在柔软的唇肉上,口腔中登时便有一股血腥味儿弥漫开来。

    秦妙紧紧闭眼,感受到元琛粗暴的动作,丝毫没有阻止,事实上,她根本不想阻止,即使理智上想要推开面前的人,但身体却已经熟悉了他的触碰,原本撑在地上的手,不知何时环上了男人结实有力的脖颈。。

    良久,两个人才分开,男人的额头抵着她的,两唇间扯出一根银丝,瞧着十分暧昧。

    元琛讥讽的笑了笑,道:“你也是这么伺候晋文帝的?”

    听到这话,原本因为之前的激情而面颊泛红的秦妙,登时脸上血色尽褪,贝齿紧咬红唇,垂眸不语。

    看着女人这幅模样,元琛不住冷笑。

    他来到京城已经有几日的功夫了,自然清楚之前秦妙小产一事,是与周辰合谋做出来的,不过她既然有胆子装作小产,就定然是委身于晋文帝了,否则那个男人也不是个傻子,怎会被秦妙玩弄于股掌之间?

    只要一想到秦妙被晋文帝碰过了,元琛就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不,不是杀人,他是想要弑君。

    毫不怜惜的撕破秦妙身上的宫装,元琛直接翻身压了上去

    秦妙本就受了伤,身体也经不住折腾,做到一半时便直接昏迷了过去,等到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已经呆在冷宫了。

    一睁开眼,秦妙便看见坐在床榻边上的金银,此刻金银满脸都是忧色,小脸儿惨白,看她这幅模样,显然是已经见过元琛了。

    “你见到他了?”

    金银点头,皱着眉问:“主子,您没事吧?”

    秦妙此刻的样子看起来不算差,她面颊红润,就连嘴唇都是红肿的,昨夜里被元琛送回来时,身上落着星星点点的红痕,金银与青禾也有过几次,自然知道那些红痕是如何留下的。

    原本小姐就细皮嫩肉的。现在将军还这般不加怜惜,在外头直接做出这等孟浪之事,显然是气的狠了。

    “主子,您说青禾会不会有事?”

    昨夜里一见着元琛,金银脑袋里就一片空白,她虽然不是什么精于成算的女子,但也不是个傻子,知道将军出现在冷宫之中,就代表着之前主子假死之事已经败露了,青禾是将军的死士,做出了这种背主之事,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想起元家处理背主之人的手段,金银就更加慌乱了,整个人坐立难安,就连指尖都轻轻颤抖着。

    见着金银这幅模样,秦妙不免也有些愧疚,一把拉住金银的手,发现她的手十分冰凉,就好像是冰块儿似的。

    “你莫要担心,青禾不会有事的,等到元琛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会问问。”

    到了现在,金银也只能希望如此,毕竟她欠青禾的实在是太多了,若是那个人再为了自己搭上一条性命,那金银即使是死了,也还不清这份情意。

    今日秦妙自然是出不了房门的,且不提她腰酸背痛,连动弹一下都成问题,就说身上那些痕迹,宫里面的人一个个眼睛尖的很,若是看到秦妙这幅模样,定然会闹到晋文帝那里去。

    秦妙一天一天的在冷宫里挨日子,从那夜之后,元琛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好像之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场梦似的。

    天气渐渐冷了,秦妙的日子不算好过,也不算难过,炭盆子棉衣之类的东西还有,但炭却不是以往用惯了的银丝炭,棉衣更不如以往御寒。

    秦妙坐在屋里,手中捧着个汤婆子,就听到金银的叫喊声:

    “主子,反了!将军反了!”

    听到这话,秦妙手上的汤婆子没有拿稳,咕噜咕噜的掉在地上,里头的热水流了出来。发出哗哗地响声。

    秦妙也没有顾及这些小事,直接站起身子,皱着眉问:

    “你说将军反了?”

    金银连连点头,说:“听说元家军已经攻入陕西境内了,直逼京城。”

    怪不得元琛说不会牵连到忠勇侯府,若是赵家皇朝都没了,晋文帝的皇位也保不住,根本对付不了忠勇侯府。

    低低叹了一声,秦妙问:

    “朝廷是哪位将领领兵?”

    金银摇了摇头,冷宫的消息本就闭塞,她能知道元琛谋反,也是因为宫里头近段时间有了乱了。方才如此,别的消息,当真是打听不到了。

    “罢了,反正是谁领兵都与咱们无关。”

    秦妙重新坐回了圆凳上,宁儿此刻将地上的水迹给打扫干净,又重新取了一个汤婆子,放在秦妙手中。

    日子一天天仿佛流水般过,天边也下起了鹅毛大雪,让偌大的禁宫都裹上了一层银霜,看着带着不少的肃杀之意。

    等到叛军攻入皇城之后,晋文帝带着太后一路南下,去到了金陵。将金陵改为都城。

    而秦妙这个被打入冷宫的皇贵妃,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被留在了皇城中。

    宁儿这丫鬟端着个铜盆走进来,小脸上带着几分慌乱,问:

    “主子,现在叛军入宫了,咱们会不会死啊?”

    秦妙摇了摇头,说:“你放心,咱们不会死的。”

    按着前朝的情形,若叛军攻入城中后,宫里的后妃一般都会自缢,以保清白。

    但宁儿见着皇贵妃这幅模样,平平淡淡的,好像对叛军攻入城中的事情早有预料一般,半点儿也不显得惊慌。

    皇贵妃这幅态度,也让宁儿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她日日伺候着皇贵妃,清楚主子是个心有成算的,既然她都不担心,自己一个小宫女怕什么?

    叛军攻入皇城的第七日,正是元琛登基之时。

    远处传来礼乐的声音,正是天子祭天才会发出的动静。

    秦妙脚上穿着小靴,擦在一层不厚不薄的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她总有一种感觉。元琛要来了。

    事实上,秦妙也没有料错,元琛的确是来了,但他却不止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一个看起来十分眼熟的女子,这女子有些生嫩,约莫十六七的模样,五官生的与秦妙极为相似,柔柔弱弱的,不是陈黎还有哪个?

    看到了陈黎,秦妙的脸色更冷了,她今日穿了一件雪白的狐裘,即使面上粉黛未施,站在雪中,却好像是得了天地造化成了精的狐仙似的,即使陈黎站在对面,但却没有一丝存在感,生生的被比了下去。

    元琛看着这样的秦妙,呼吸一滞,他生怕这个女人再次离他而去,大阔步走上前,元琛用力的扣住秦妙的肩膀,冷笑道:

    “皇贵妃,你总不会想要一直待在冷宫之中吧?”

    秦妙低垂着眼。余光扫过跟在元琛身后的陈黎,问了一句:

    “陛下有美人相伴,怎么还来见我?”

    一旁的内侍听到秦妙的话,登时尖着嗓子,叱责道:

    “大胆秦氏,在陛下面前还敢自称为我,实在是没有规矩!”

    这太监应该是原本宫里头的人,并不清楚秦妙与元琛之间的关系,才想着借着今日的机会,在陛下面前露个脸。

    元琛放开扣住秦妙肩膀的手,淡淡说:

    “这奴才说得对,秦氏实在是没有规矩,现在晋国已经覆灭了,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皇贵妃,就留在朕身边,当一个伺候笔墨的女官吧。”

    秦妙嗤笑一声。

    倒是刚才开口的那个太监又接着道:

    “秦氏,还不谢陛下隆恩?”

    听到这话,秦妙看着元琛,缓缓跪在雪地上,一字一顿道:

    “奴婢、谢陛下隆恩。”

    闻声,元琛只觉得心脏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紧紧攥住,瞬时间疼的厉害,让他的脸色难看了不少,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

    见状,陈黎赶忙上前,扶了元琛一把,眼中带着极为明显的担忧之色,说:

    “陛下,您身上还有伤,还是快些回去休息吧,万一伤口若是裂开了,臣妾恐怕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陈黎自称为臣妾,这一点也不犯毛病,毕竟陈黎在边城时就是元琛的妾氏,现在元琛成了天下之主,她摇身一变成为宫妃。倒也合情合理。

    只不过自己瞧着便有些可怜了,原本是元琛的正妻,但此刻却只是个阶下之囚,这落差,还真是不小。

    元琛皱眉,道:

    “秦氏,跟朕回养心殿。”

    跪在一旁的金银赶忙将秦妙从雪地里搀扶起来,主子今日穿了一件狐裘,但里头的裙衫却极薄,跪在雪地上,不一会就打湿了,寒气渗入骨头里。日后说不定会留下病根儿。

    心里转过此番想法,金银不由的对元琛怒目而视。

    倒是秦妙拉住了金银的手,微微用力捏了一下,后者这才不情不愿的低着头,老实了。

    京城里入了冬之后,天气冷得很,北风呼啸,打在身上,秦妙只觉得她连骨髓都冻上了,自从那次服下了假孕药之后,她这身体就很容易生病,与往日根本没有办法相比。

    冷的直打哆嗦,秦妙脸色苍白如纸,看着着实有些可怜。

    而元琛则坐在龙辇上,就连陈黎也没有在地上行走,而是坐在软轿上,毕竟陈黎可是玄德帝为数不多的后妃之一,容貌又生得好,自然不是秦妙这个前朝余孽能比得上的。

    在寒风中走了大半个个时辰,秦妙从来没有发现,从冷宫到养心殿的距离竟然有这么远。

    毕竟冷宫之中关着的都是犯了大错的妃子,自然是不能去惊扰圣驾的,所以地方偏远些也是自然。

    走到后来,秦妙浑身都好似冻僵了一般。脚步有千斤重,下半身都冻得没了知觉,若不是有金银搀扶着,恐怕她会直接昏倒在雪地上也说不定。

    刚刚走入养心殿之中,陈黎没有跟着进来,而是回到了长春宫,也就是原本月如眉所住的寝殿。

    养心殿中烧了地龙,热风一吹,秦妙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沉沉的,脚步发软,眼皮睁都睁不开,竟然直接软到在地上。

    在失去意识前。秦妙好像看到了元琛惊慌失措的神情。

    大概是她看错了吧,这个男人现在估计已经将她恨到了骨子里,又怎会在乎她一丝一毫?

    女人躺在明黄的龙榻上,周辰正在为秦妙诊脉。

    “她怎么样了?”元琛开口问了一句,语气冷漠,但一双鹰眸却死死地盯着龙榻的方向。

    周辰跪在地上,轻声答道:

    “娘娘当日用了假孕药,那东西十分伤身,等到药效褪去之后,就会恶露不止,娘娘的恶露虽说已经排尽了,但月事却还不准。已经伤了根本,昨日又受了风寒,这才昏迷过去。”

    元琛微微皱眉,问:“她什么时候能醒?”

    听到元琛的问话,周辰沉吟片刻,说:“约莫得一整日功夫,陛下急着让娘娘醒来吗?微臣倒是有办法。”

    摇了摇头,元琛道:“不必了。”

    在一旁候着的金银对元琛怒目而视,若不是他非要折腾主子,主子才不会昏迷过去,这人还真不是个好东西!

    此刻金银倒是忘了,原本元琛才是她的主子。

    对上金银的目光。元琛眼中透出一丝讽刺,说:

    “你这种人,究竟是何德何能,能让青禾为了你背叛朕?”

    听到青禾的名字,金银面上的血色刷的一下全部都褪了去,她怔怔地站在床边,两手紧紧攥着衣角,问:

    “陛下,青禾究竟怎么样了?”

    元琛漫不经心道:“他呀!现在还关在地牢中,被穿了琵琶骨关了好几个月,也不知到底是死是活。”

    金银猛地往前冲了几步,却被一个太监给拦住了。

    “陛下,你明明知道青禾都是为了我才做出这种事情,您若是想要出气的话,便冲着我一个人来就好了,放了青禾!”

    金银的声音显得有些尖锐,让元琛脸上露出一丝不耐之色。

    “把她拉出去。”

    对于玄德帝的吩咐,这些伺候着的奴才自然是不敢怠慢的,他们的身手也都不差,拉着金银就直接将人给带了出去。

    好在元琛也没打算对金银出手,这些太监将人拉出去后,没让她再回养心殿之中,外头天寒地冻的,金银也不能一直待在院子里。否则整个人都会冻僵了,无奈之下,她最后便只能回到冷宫之中。

    正如周辰所言,秦妙果真昏迷了整整一日。

    她醒来时,看着眼前的一片明黄,不由皱了皱眉。

    因为以前极为受宠,秦妙不知来过养心殿多少次,所以对此处的摆设十分熟悉。

    秦妙不清楚元琛究竟为什么将她带到养心殿之中,不过以那个男人的恶劣脾性,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醒了?”

    突然听到了一道低沉的声音,秦妙点了点头,撑着有些酸软的身子直接下了床。站在元琛面前,福了福身子,道:

    “奴婢见过陛下。”

    元琛冷笑一声,道:“看来你还挺适合当奴婢的,这么快就已经适应了这个身份。”

    听到这话,秦妙脸上划过一丝难堪,贝齿轻咬红唇,却什么也没有说,她心里明白,元琛是靠军权登上皇位的,手中握有极大地权柄,秦家上下的性命都握在元琛手中,一旦自己惹怒了他,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秦妙早就不是元琛的妻子,只不过是养心殿中的小小女官罢了。

    暗自告诫自己要守规矩,秦妙低垂着头,看起来十分恭顺。

    见着女人这幅模样,元琛嗤笑一声,走到外间的案几前,冲着秦妙吩咐道:

    “研墨。”

    低低地应了一声,秦妙开始研墨,动作倒是十分熟练的,毕竟以前红袖添香的活计显然是没少做。

    元琛此刻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更加难看,竟然透出了一丝青色。

    他脊背挺得笔直,深吸一口气之后,这才拿起了一本奏折,开始翻阅。

    元琛将赵氏皇朝给一锅端了,就连晋文帝与太后都被赶到了金陵,他现在改国号为大业,在金陵的那些皇亲国戚眼中,实乃大逆不道之人。

    大业朝将将建立,百废俱兴,即使元琛身为帝王,也不能铺张浪费。一切都是沿用的原本赵氏皇朝的摆设,但份例却比之前削减了一半都多,当真能称得上简朴了。

    秦妙昏迷了一整日,此刻也没有洗漱,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偏偏元琛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根本没有让秦妙去休息的意思,便让人一直站在案几前,而他则在批阅奏折,一晃就是两个时辰。

    一日水米未尽,秦妙的五脏庙早就熬不住了,还没到晌午,就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元琛的耳力极好。自然是听到了这动静。

    秦妙一张脸涨的通红,低垂着头,恨不得把自己给埋在地缝儿里。

    “传膳。”

    突然,元琛喊了这么一句,守在一旁的太监听了,丝毫不敢怠慢,转身便小跑着往御膳房的方向去了。

    看着男人宽阔的脊背,秦妙咬着唇,心里头突然升起了一股暖意。

    过了约莫两刻钟功夫,便见着一个太监,手中提着红木食盒,推门而入。

    太监将红木食盒放在案几前。冲着元琛行礼后,这才将盖子打开,顿时一股香气在殿中弥散开来。

    大概是饿的时间久了些,明明食盒儿里的菜色十分普通,但秦妙仍旧不争气的咽了咽唾沫。

    一道一道精美的小菜被摆在案几上,元琛将奏折给摞在一边,手中拿着银制的筷子,将饭菜缓缓送入口中。

    原本秦妙还以为元琛能叫她一块用饭呢,她脸上还勾起一丝笑容,但等到元琛风卷残云的将饭菜给扫荡了一半儿之后,秦妙这才看出来,这人根本就是打算羞辱她,所以才提前摆了午膳。

    丰满的胸脯不断起伏,秦妙气的脸色涨红,就连指尖都微微颤抖。

    她拼命压制住自己胸臆中的怒火,此刻她面上看着一片平静,但暗地里却波涛汹涌。

    等到元琛用完午膳后,便吩咐太监将残羹剩饭给收拾下去,秦妙因为只是个小小的宫女,主子没让歇着,她自然不能主动退下。

    又在殿中站了一整日,好在养心殿内通了地龙,她除了饿了些,倒也不算难捱。

    等到元琛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后,秦妙走到外间儿,此刻有一个小太监端来了一份点心,送到秦妙面前,面颊涨红,显得有些羞涩,道:

    “你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快吃点糕饼垫垫肚子吧。”

    秦妙没有辜负这小太监的好意,道了谢,便捏起一块糕饼送入口中。

  (http://www.xszww8.com/html/62/62621/206579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