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娘子,妙不可言 > 第125章 夜宴

第125章 夜宴

    晋文帝微微眯起眼,一把推开挡在门前的红英,直接就要走去寝殿。

    此刻红英的面色苍白如纸,扑通一声的跪倒在地,两手死死攥住男人的衣角,满脸都是泪痕,看着十足可怜。

    “陛下,娘娘现在是梦魇了,才会胡言乱语,您千万别责怪娘娘。”

    晋文帝身为帝王,对红英这个小小的丫鬟自然从未放在眼里,此刻脸上流露出一丝怒意,猛地一脚踢在了红英的胸口上。

    男人的力气远比女人要大些,再加上红英只是个弱女子,这么一下,直接将红英给踢到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两手捂着胸口,嘴角都溢出血丝,不断的呛咳着。

    伺候在寝殿外的宫女们此刻一个个都吓得浑身发抖,因为陛下平日里都是极为儒雅的,今日突然表现的如此疯狂。这些宫女们都是趋利避害的,又怎么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将红英给搀扶起来?

    万一为了红英开罪了陛下,丢了自己的小命,可就得不偿失了。

    晋文帝直接推开雕花木门,发现寝殿之中并无伺候的宫人,房中弥漫着一股子浓郁的药味儿,呛得人直咳嗽。

    躲在床榻上的皇后听到开门的吱嘎声后,身子颤抖地更加厉害,面上全是疯狂之色,尖叫道:

    “别过来!卓瑜,不是我杀的你!”

    听到卓瑜的名字,晋文帝眼神中突然涌出的一股杀意,大阔步走到床榻前,一把将帷帐给扯开。

    “啊!”

    皇后惨叫一声,正好看见了晋文帝,待看清了男人的脸时,她就连呼吸都觉得十分困难。

    “陛下!您饶了我,卓瑜不是臣妾杀的!您饶了臣妾吧!”

    一边说着,皇后一边赤着脚踩在地上,直接跪倒在晋文帝面前,满脸都是眼泪,不住磕头,根本没有吝惜自己的力气,不多时额头就流出血来,沾湿了青石板的地面,涌出淡淡的腥气。

    晋文帝缓缓蹲下身,他觉得自己听错了,卓瑜不是难产而亡的吗?

    难道此事跟皇后还有关系?

    一把捏住皇后的下颚,晋文帝儒雅的面庞有些扭曲,手上的力气用的很大,直接将皇后苍白的皮肤给捏的发紫,皇后疼的龇牙咧嘴,竟然流出了涎水。

    “你再说一次?”

    皇后不住地流出眼泪,凤眸中满是哀求,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卓瑜死的那一幕,根本无暇顾及别的。

    “陛下.”

    “卓云怡!你竟然如此恶毒,卓瑜怀着孩子,你竟然下如此毒手,你哪里还配做皇后?”

    皇后此刻根本听不进去晋文帝的话,她身体的力气好像都被掏空了一般,软软的倒在地上。

    正在此刻,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通报声。

    “太后驾到!”

    晋文帝面沉如水,太后因为吃斋念佛的缘故,常年都待在慈宁宫中,根本不踏出宫门一步,今日也不知是为什么,竟然会来到坤宁宫中,大抵是有人去通风报信了。

    转身往后一看,晋文帝看到了太后,在太后身边的确是有一个眼熟的宫女,以往伺候在皇后身边。

    “母后。”

    太后走到晋文帝面前,微微皱了皱眉,吩咐身边的嬷嬷将倒在地上的皇后给扶了起来,这才坐在八仙椅上。

    此刻坤宁宫伺候的宫女端来了茶盏。太后接过茶盏,之后竟然将十分精致的汝窑茶盏给扔了出去。

    茶盏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宫女们见状,也不敢怠慢,赶忙又端上来一盏热茶,送到四方桌上。

    新泡的雨前龙井有清神静气之效,太后轻啜了一口颜色清亮的茶汤,便开口道:

    “陛下,皇后只是梦魇了,这才会胡言乱语,你也不要太动怒了。”

    听到这话,晋文帝额角蹦出青筋,他很清楚太后的意思,无非就是让他对卓瑜的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一想到皇后如此恶毒,他就根本难以容忍。

    晋文帝是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太后对自己的儿子自然极为了解,此刻便轻轻开口道:

    “皇后现在总是梦魇,如此下去之于身子也是有些损害,哀家记得当年宫中也有一位太妃,经常梦魇,后来服下朱砂安神丸以及杞菊地黄丸便好些了。哀家的慈安宫中也有不少朱砂安神丸,今日便拿了一盒儿到坤宁宫中,再派程嬷嬷亲自盯着皇后服用,想来她便不会再梦魇了。”

    程嬷嬷听到太后的吩咐,忙点了点头,看着十分恭敬。

    虽然程嬷嬷面上平静,但心中一时之间却升起了几分忐忑,谁人不知皇后在禁宫之中已经失宠了,眼下皇后日日被梦魇所困,且还说出了瑜美人的死因,本就惹人怀疑,此刻太后娘娘还让她在坤宁宫中盯着皇后服用朱砂安神丸,着实不算什么好差事。

    程嬷嬷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红木小匣,其中盛放着一百颗朱砂安神丸。

    “朱砂安神丸?”

    晋文帝嗤笑一声,面上带着讥讽之意,真真将程嬷嬷气的银牙紧咬,开口道:

    “朕可没想到太后竟然会在此刻赏赐给皇后的朱砂安神丸,想来您也是清楚皇后近来梦魇一事,如此的话,不如将朱砂安神丸交给朕,朕自会亲自盯着皇后服用。”

    闻声,太后一张脸上现出一丝犹疑之色,不过他看着晋文帝这般平静的面色,皱着眉道:

    “陛下。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与卓氏已经是十多年的夫妻了,即使天家并非寻常人家,但感情却做不得假,您还是饶过她这一次吧。”

    晋文帝漫不经心的微微点头,今日有太后阻拦,他知道自己无法再惩处皇后,毕竟太后是他的亲生母亲,晋文帝是个孝子,又怎么忍心让自己的母后为难?

    晋文帝落座在寝殿的藤椅上,现如今殿中放了过火盆子。当真燥热的很,晋文帝直接将红木匣子接过,将上头的盖子掀开,便瞧见了其中乌漆漆且还透着些红光的丹丸。

    捏着一粒丹丸放在鼻端轻嗅,晋文帝皱眉道:“这是朱砂安神丸真的能让皇后恢复正常?”

    其实太后对于朱砂安神丸的药效也并不了解,不过这东西的确可以让皇后安静下来,否则日日胡言乱语,这皇家的颜面都扫地了。

    说到底,太后最为注重的还是皇家的颜面,而非如她所言,是为了晋文帝与皇后的感情。

    “哀家也不清楚。不过总归是聊胜于无,毕竟陛下已经将凤印交给了皇贵妃,其他事情也不必多想了。”

    晋文帝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低声道:“母后放心,朕不会做出动摇国本的事情。”

    听了这话,太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她清楚晋文帝的性子,知道这个孩子是个懂事的,既然皇帝给了保证,那就不必太过忧心了。

    低低叹了一声,太后看着一个小宫女端了碗水,伺候皇后服下朱砂安神丸。

    吃了这药之后,皇后绷紧的身子果然慢慢放松了,闭上双目,狰狞的神色也逐渐消失,闭紧了嘴,看着不如之前那么狰狞。

    见状,在一旁伺候的红英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冲着太后道:

    “太后娘娘,皇后娘娘现在已经睡了。”

    晋文帝将那匣子直接放在了四方桌上,他现在连看皇后一眼都不耐烦。自然不愿再在坤宁宫中多留,便与太后一起,走出了寝殿。

    母子两人一同往外走着,晋文帝搀扶着太后的手臂,只听太后问了一句:

    “皇儿,辽国来使明日便要入宫了,和亲的女子可选好了?”

    晋文帝点了点头,说:“皇贵妃已经定下了人选,那个女子名为水清儿,是个五品小官的女儿。”

    “水清儿?”

    太后轻轻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脸上划过一丝怜惜,身为晋国的太后,她哪里不清楚所谓的和亲公主到底是什么样的腌臜东西?这水清儿也不知是怎么得罪了秦妙,竟然落得了这般地步,即使和亲公主看似风光,但这日子却不是人过的。

    “罢了,你心里有数就好。”

    转眼间,就到了第二日。

    摘星楼。

    此刻晋文帝端坐在主位之上,今日穿了一件黑底红纹的礼服,墨发以玉冠束起,更显得棱角分明。

    现今晋文帝的年纪已经不轻了,但因为气质儒雅。又未曾留胡须,所以显得很是年轻。

    秦妙与太后分别落座于晋文帝两侧,今日秦妙也是盛装打扮了一番,身上穿了广袖双丝绫鸾衣,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插入发中,露出莹润光洁的前额。

    秦妙容貌本就艳丽至极,着实让人移不开眼,再加上秦妙平日里极少出现在朝臣面前,今日一现身,倒是让不少大臣暗自惊艳不已。

    而太后今日也是细心收拾过的,原本太后年岁便算不得小了,今日还着了一件鸾鸟朝凤朝服,嘴唇涂了颜色极为鲜亮的胭脂,气色显得好些。

    而忠勇侯府一家子落座于下首,此刻瞧着姿态悠闲,附耳低语,也不知到底在说些什么。

    因为秦妙在人前的身份并非忠勇侯府的二小姐,所以自然不好跟家里人表现的太过亲近,目不斜视,显得十分端庄。

    男席对应的便是女席,各家的女眷按着身份依次坐下来,秦妙余光扫见了司马氏,只见母亲有些消瘦,但气色还不错,与周围的夫人攀谈,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而坐在司马氏不远处的,正是司马家的老夫人。

    这两人明明是亲生的母女,又没有隔了一层肚皮,现在竟然因为一些龃龉,好似陌生人一般。

    老夫人面色发苦,也不敢主动找司马氏搭话,倒是一旁的卓云澜看见了司马氏,眼神微微闪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坐在主位的晋文帝倒是没去关注女眷,他目光落在慕容钦身上。

    慕容钦一双幽蓝的眸子微微眯起,看到了晋文帝身旁的女子。

    此刻秦妙根本不记得那个被元琛关起来的辽国贵族,但慕容钦却仍对秦妙记忆深刻。

    想起这个在边城曾经见过的女子,现在竟然出现在了皇宫中,这不是天赐的缘分吗?

    感受到一道炙热的目光,秦妙觉得有些奇怪,她看了坐在下手的众人,并没有看到太过放肆的目光。

    她觉得自己是感觉错了,毕竟她身为皇贵妃,坐在殿中的人一个个都是人精。又怎会有人那么不懂规矩,盯着堂堂的皇贵妃看呢?

    天色已经擦黑,时辰也差不多了,晋文帝径直站起身子,薄唇勾起一丝笑意,但笑意却未曾达到眼底。

    “桂花浮玉,夜凉如洗。今夜辽国的摄政王来到京城,诸位爱卿不必拘束,此刻无君臣之分,朕只求宾主尽欢。”

    听得晋文帝如此开口,男席之上的朝臣倒是应和几声,不过也没有朝臣敢行出越矩之事,毕竟帝心难测,若是被圣人记在心中,怕也算不得什么好事儿。

    待到晋文帝落座之后,秦妙冷眼瞧着,发觉辽国的那位摄政王缓缓起身,这厮生的高大,但却显得极为消瘦,好像是受了伤一般。

    秦妙看的不错,慕容钦虽然被手下给救了回来,但因为之前被铁链穿过了琵琶骨。又受了不少刑罚,这身体自然是有些吃不消的,如今仔细调养了许久,动作也并不顺畅,带着几分晦涩之感。

    不过慕容钦的面上瞧着还是不错的,红光满布,眉眼处带着几分桀骜之色,手中端起酒樽,不时有清亮的酒液滴洒而落,散出馥郁的香气。

    “陛下当真英明神武,让我心中钦佩不已。眼下便斗胆敬陛下一杯,还望陛下莫要嫌弃。”

    闻声,晋文帝面上不变,径直端起案几之上摆放着的酒樽,也未曾起身,只是冲着慕容钦所在的方向遥遥一举,而后便将酒樽之中的百里香一饮而尽。

    瞧见晋文帝饮下杯中酒,慕容钦蓝眸之中划过一丝冷色,不过面上仍带着淡淡的笑意。

    “摄政王,朕想要与辽国交好,毕竟国以民为本。两国最为重要的还是百姓,所以朕愿意在互市中提供粮草,让辽国的百姓也能安居乐业。”

    听到这话,慕容钦面上的笑意更为深浓,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又端起了酒樽,冲着晋文帝再次敬酒。

    秦妙看着慕容钦这幅俊美无铸的模样,只觉得这辽国的摄政王生的真好,女席那处已经有不少云英未嫁的姑娘偷偷看着慕容钦,虽然表现的并不明显,但还是能看出几分端倪。

    水清儿大概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此刻玉白的小脸微微泛起红晕,她的模样本就生的十分俏丽,但因为身份不显,所以在以往的宴席中,都只能坐在靠后的位置,平日里也不被别人瞧得起。

    但今日却全然不同,她今日一如到摘星楼中,就被一位宫女给迎了过去,换了一身十分精致的衣裳,又坐在了小娘子中的最前头,这般与众不同的待遇,让平日里与她走的近的小姐们,一个个都嫉妒的红了眼。

    对于众人嫉妒羡慕的眼神,水清儿自然是十分受用,她本就是心比天高的性子,但出身却让她有些难受,现在若是真能嫁给摄政王,即使远赴异国他乡又如何?总比待在京城,随便嫁个人来的好。

    慕容钦到底是辽国的皇族,身份贵重,又心有七窍,不多时便与众人言笑晏晏。场面显得十分融洽。

    此刻晋文帝轻咳一声,说:

    “之前摄政王想要求娶一位公主,现在皇室没有适龄的公主,但倒是有位小姐不错,朕想要将她封为义妹,不知摄政王意下如何?”

    听了这话,水清儿身边的宫女便低低地说了一句:

    “小姐,站起身子来。”

    闻声,水清儿面色更红,但却显得落落大方,直接站起身子。脸朝向慕容钦,但却不敢直视这个男人。

    慕容钦看着水清儿,面上的笑意仍未消失,只是眼底有些玩味,好一会都未曾开口。

    见状,晋文帝不免有些尴尬,问:

    “摄政王?”

    “这位姑娘生得好,竟然让本王看的有些失神了。”

    慕容钦低着头说了一句,闻声,晋文帝朗声大笑,道:

    “摄政王满意就好,毕竟婚姻大事万万不得马虎,朕也是看在水小姐性情柔婉,人又标致,这才想要将她与你配成一对的。”

    水清儿到底是不是性情柔婉,慕容钦并不清楚,他甚至连那个女人长得什么模样都没看清,毕竟和亲公主的用处晋国人与辽国人都是心知肚明,慕容钦心里十分清楚,晋文帝定然会随便找一个女子打发了他,否则若是真从宗室里挑出一个女子的话,那些天潢贵胄恐怕会心有不忿。

    比起那个不知所谓的水姑娘。慕容钦更想要皇贵妃。

    他身为摄政王,不知见过多少的美人,但辽国的女子与晋国的女子有着全然不同的风情,看着并无半点儿相似之处。

    早在被元琛那厮关起来时,慕容钦在偶然之下见到了皇贵妃,当时他心里便打定主意,若是他能侥幸保住一命,定然要得到那个女子。

    岂料从元府中逃脱之后,即使他派出了多少人寻找,依旧找不到那个女人的踪迹,现在来到了京城。再次见到了此女,这说不定就是长生天的安排。

    此刻水清儿依旧落座了,但面上的热度依旧没有褪去,她轻轻的咬着唇,余光扫过慕容钦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只觉得心跳的十分厉害,好像要从胸腔之中跳出来一般。

    两手死死攥住衣角,水清儿面上看着平静,显得十分端庄,这幅模样,比起来某些一品二品大员的女儿。也是不遑多让的。

    坐在水清儿身边的也是一位身份贵重的小姐,此刻嗤笑一声,道:

    “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东西,即使飞上了枝头,麻雀还是麻雀,也变不成凤凰!”

    若是往日听到这番话,水清儿恐怕免不了要与那人争执一番,但今日却是不同,将才陛下已经亲口说了,要将她收为义妹,届时她就成了晋国的公主。比起这些说风凉话的人身份不知高贵了多少。

    想到此处,水清儿的唇角微微勾起,眼中也划过了一丝得意。

    卓云澜身为司马家的孙媳妇,身份自然也是不低的,正好坐在了水清儿身畔。

    此刻她将水清儿的神色收入眼底,脸上不免露出了一丝讥讽,暗道: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卓云澜是当今皇后的亲生妹妹,即使今日皇后因为病重,并没有出现在摘星楼中,但她的身份仍旧摆在这里,旁人是万万比不上的,对宫里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知道的自然十分清楚。

  (http://www.xszww8.com/html/62/62621/206579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