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娘子,妙不可言 > 第124章 金蝉脱壳

第124章 金蝉脱壳

    秦妙对水清儿十分厌恶,虽然这一世忠勇侯府没有败落,水清儿也不会再像上一世一般,嫁给哥哥,但一想到水清儿跟一个身份低微的侍卫做出那等不知廉耻的苟且之事,竟然还珠胎暗结,秦妙就气的牙根儿痒痒。

    不过她好歹在宫中待了这么多年,别的本事没有,装模作样的本领当真半点儿不差,此刻秦妙笑意盈盈的看着水清儿,道

    “你这姑娘模样生的当真标致的很,着实讨喜。”

    听了这话,水清儿大概是有些激动,巴掌大的小脸儿涨的通红,不过她也算是个心有七窍的人物,不过片刻便恢复自如,冲着秦妙恭恭敬敬地福了福身子,道:

    “谢皇贵妃娘娘夸奖。”

    示意水清儿落座,秦妙也没有太过关注水清儿,毕竟即使打定了主意让水清儿和亲,她面上也不能显露出来。

    身份高些的命妇们是知道辽国来使之事的,所以也没让自家的姑娘打扮的十分出挑,只要不失礼数就成。

    但像水清儿这种女子,父亲只是小小的五品官。且年纪不为人又木讷,显然没有往上爬的机会,消息自然不算灵通。

    所以水清儿对和亲之事并不了解,况且她就算知道了秦妙在为辽国的摄政王选妃,也不清楚和亲究竟意味着什么,毕竟以往和亲的宫女遭受的苦难,对于晋国而言,当真如同天大的耻辱,这些天潢贵胄将此种腌臜事儿隐藏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上赶着表露出来?

    若是闹得人尽皆知,岂不是显得他们太过无能?

    世人都是要脸面的,晋国的这些皇亲国戚更是如此。

    将事情想的十分通透,秦妙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这些诰命夫人一些生活上的散碎事情,而后又吩咐道:

    “三日之后,辽国的使臣入京了,届时在摘星楼中会有一场晚宴,到时候可万万不能失了规矩,丢了咱们晋国的脸面。”

    听了秦妙的话,坐在下手的女眷们纷纷点头称是,这种涉及国体的事情,本就兹事体大,即使秦妙不着重点出来,她们也知道轻重,不会、也不敢闹出乱子。

    过了小半个时辰,秦妙有些乏了,便吩咐宁儿将这些女眷们送出延庆宫中,等到人走后,秦妙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太阳穴,只觉得这日子过得累的很,整日勾心斗角的,得不到半点儿喘息的机会。

    愣愣的看着不远处的帷帐,秦妙突然想起她在边城的日子。

    因为元琛是个强势的人,有他护着,秦妙几乎事事都不必操心,那时的日子虽说平淡,但才是她最想要的。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一连串变故,秦妙甚至希望能够一辈子呆在边城,呆在那个男人身边。

    闭了闭眼,看着主子这幅模样,明显心情算不得好,正殿之中伺候着的丫鬟自然不敢搅扰,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秦妙睡了一会儿,突然感到耳朵处有些发痒,她原本就浅眠,此刻有些迷蒙地睁开眼,眼前正是晋文帝一张儒雅的脸,眼中透着笑意,好像一只偷了腥的猫似的。

    略一思量,秦妙便明白了晋文帝刚才做了什么,她小脸儿泛红,好似煮熟了的虾子一般,这热度一直蔓延到了耳后,就连耳根也跟着红了。

    反手捂住发烫的耳朵,秦妙佯装埋怨,低声哼哼道

    “陛下,您这是在做什么?吓着臣妾了。”

    见着女人微微翘起的红唇,晋文帝只觉得一股火在他身体燃烧,不过想着秦妙的身体,本就不好。再加上两次小产,更是虚弱至极,平日里瞧着没什么大碍,但按着周辰所言,若是再行鱼水之欢的话,恐怕有些熬不住。

    晋文帝虽说对秦妙存了爱欲,但爱欲之中,还是含着一半的爱,所以他舍不得在秦妙身上发泄自己的欲望,最近去月妃的长春宫的次数倒是多了不少。

    假装没有看见男人过分炙热的眸光,秦妙从软榻上坐直身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问:

    “陛下怎么这个时候来延庆宫了?是不是还没用晚膳?”

    晋文帝点了点头,坐在一旁的八仙椅上,板起脸,故意卖了个关子,道:

    “难道朕还不能来看看你吗?”

    秦妙连连摇头,只听晋文帝道:“妙妙,朕找到你母亲了。”

    听到这话,秦妙一时半会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有些愣住了,声音颤抖,眼中都蒙上了一层水雾,问:

    “陛下,您再说一遍?”

    死死拉住男人的手,因为过分激动的缘故,秦妙手上的力气极大,将晋文帝一个大男人都给握的有些疼了,不过他并不在乎,只轻声道:

    “朕找到你母亲了。”

    蹭的一声,秦妙猛然从软榻上站起身子,两行清泪顺着面颊不断往下落,她咬着唇,忽然捂着脸,大哭起来,哭声很大,就连双肩都颤抖着,好像要将心里的委屈都给发泄出来一般。

    “臣妾谢、谢过陛下。”

    对于寻找司马氏之事,秦妙当真十分感激晋文帝,之前元琛也派人寻找过司马氏的踪迹,但却一无所获,不过现在晋文帝却找到了司马氏的踪迹,秦妙思母心切,又怎能无动于衷?

    “母亲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臣妾可能见见她?”

    秦妙此刻也回过神来,放开了握着晋文帝的手,看着男人手背上的淤痕,一时间脸上露出了几分愧疚,怯怯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咬着下唇,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

    晋文帝当真是爱极了秦妙这幅忐忑的模样,他轻轻拍了拍秦妙的后背,道:

    “朕已经将你母亲送回了忠勇侯府,她身子并无大碍,若是你想的紧了,这几日可以传旨宣她入宫。”

    因为秦妙前几日才去了一趟忠勇侯府,她身为皇贵妃,若是出宫的次数太过频繁了,想必也会惹人非议,秦妙自己个儿倒是不在乎,但却不想连累偌大的秦家受累。

    点了点头。秦妙脸上仍是掩不住的激动,晋文帝看着女人这幅模样,眼中的怜惜之色更浓。

    不过方才被女人勾起了一股火气,此刻听着秦妙低低地抽泣声,就好像在烈火上浇油一般,似的晋文帝心头更为燥热,也不敢再在延庆宫多留,简单交代了几句话,便离开了此处。

    看着男人的背影,秦妙脸上的激动之色瞬间消退,她坐在软榻上,不一会儿。金银这丫头便走了进来,伏在秦妙耳畔,低低地说了一句:

    “娘娘,陛下往长春宫的方向去了。”

    听到这话,秦妙艳丽的红唇微微往上一挑,心里觉得有意思极了。

    明明月如眉是福王心爱的女人,但为了能够在晋文帝身边埋下一枚钉子,福王便狠心将月如眉送入宫中,伺候着自己的亲哥哥。

    原本月如眉不受宠也就算了,福王心里头应该也没有多少芥蒂,但最近看来,晋文帝去到长春宫的次数着实不少,心爱的女人承欢在帝王身下,福王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难道真的能忍受此事?

    想起之前在月如眉身上闻到了那股奇怪的香味儿,并不是单纯的依兰香,反倒还混杂的其他的香料。

    这宫里头的女人,一个个什么手段没有?若是突然换了香料的话,必然有其原因。

    秦妙手指轻轻敲着椅背,眼中划过一丝兴味儿,她现在倒是想要瞧瞧,福王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这宫里的水,搅得越浑,不才越有趣儿吗?

    边城。元家。

    元琛此刻正在照顾着小卓安,自打秦妙入土为安之后,他便亲自照顾着自己的孩子,从不假手于人。

    说来也是有些巧了,小卓安越长大,这模样便与秦妙越发相似,能看出精致的轮廓,想来长大之后,应该是极为难得的美男子。

    有一名暗卫突然走入卧房,跪在地上,道:

    “将军,辽国使臣就要入京了。”

    “辽国使臣?”

    元琛微微勾起嘴角,眼中划过一丝暴虐之色,饶是如此,他给小卓安换尿布的举动仍然十分轻柔,好像怕自己稍稍用大了力气,就会将眼前不到一岁的娃儿给碰坏一般。

    “属下听说,辽国使臣此次入京,一是为了在互市中交换粮草,二是为了给慕容钦选定一个王妃。”

    “又是选和亲的公主?皇室中应该没有适龄的女子吧。”

    暗卫点了点头,道:“不过看着陛下的举动,好像是准备让皇贵妃在闺阁小姐中挑选出合适的人选,再给一个公主的封号,嫁给慕容钦。”

    “秦馥?”

    这暗卫一提皇贵妃。元琛就想起了秦馥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几次三番的陷害妙妙,若不是妙妙跟自己回到边城,想必那个六亲不认的女人,根本不会善罢甘休。

    听到将军提及秦馥,暗卫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恭敬道:

    “将军,现在的皇贵妃已经不是秦馥了。”

    元琛微微皱眉,心头突然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问:

    “那是何人?”

    “就是之前的柔妃,她回了宫,使计扳倒了秦馥,取而代之,成为了皇贵妃。”

    元琛身上突然散发出十分危险的气息,阴渗渗的道:

    “秦柔?你确定这消息是真的?”

    暗卫连连点头,只觉得脖颈后头冒出一阵阵凉气,让他身子微微发抖,也不知道将军这是怎么了。

    元琛突然笑了起来,这笑容极为诡异,配上他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疤,当真有止小儿夜啼的奇效。

    “秦柔是何时回宫的?”

    闻言,暗卫不敢隐瞒,道:

    “约莫能有两个多月了,时间不长,听说这位皇贵妃娘娘先前在金陵养着身子,最近才被晋文帝接回来。”

    元琛点了点头,微微眯起眼,冲着暗卫摆了摆手。

    后者见状,识趣的退了出去。

    元琛将小卓安交给奶娘,便直接往竹林小筑的方向赶去,自打亲眼看见秦妙葬在竹林小筑之后,元琛对这里好似避之唯恐不及一般,根本不敢来到这儿,仿佛在逃避着什么。

    但今日,他却再次踏入到这片竹林之中。

    官靴踩在满地的竹叶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那座墓在竹林深处,但元琛走的尽快,不多时就到了墓前。

    此刻他看着自己立的墓碑,眼中划过一丝疯狂之色,提起内力,一掌轰在了墓碑之上。

    只听碰的一声,墓碑瞬间碎成几块。

    元琛跪在地上,用手扒着上头的里头,额角蹦出青筋,看上去十分疯狂。

    手掌被土里的石块儿划破,刺痛的厉害,流出殷红的血来。元琛也丝毫不在乎,毕竟身体上再痛,也比不上心里的痛苦与悔恨。

    天知道他在看到亲眼看见自己最爱的女人从竹林小筑中跳下来时,究竟是怎样的心情,恨不得杀了自己,他现在只想知道,这座墓里面,究竟有没有秦妙,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在骗他。

    挖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终于挖到了那口红木棺材。

    元琛也顾不得所谓忌讳与否,直接将棺材钉子给拔了出来,掀开棺材,里面果真空空如也。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哭还是该笑。

    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根本没死,本是好事,但一想到秦妙不惜使出金蝉脱壳的法子,只为从他身边逃离,元琛就恨不得掐断秦妙的脖子,将那个女人永永远远的困在自己身边,再也没有逃脱的机会。

    “妙妙。”男人低声开口,声音带着浓浓柔情,好像在呼唤情人的名字,但神情却分外狰狞,带着几分嗜血。

    元琛不去看那座不成样子的墓。直接反身走回了正堂。

    秦妙没有本事一个人从边城离开,而她回到京城,定然是有了内应。

    再想想最近青禾的反常之处,元琛瞬间就想明白了,定然是青禾帮着秦妙演了一场金蝉脱壳的好戏,再将那女人给送回京城,还暗中截下了宫中暗卫传回来的消息,所以他对宫中的情形方才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他的女人回了宫,甚至还在别的男人身边待了两个月。

    一想到秦妙被晋文帝那厮揽入怀中,元琛心里头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派人将青禾给唤来,青禾一走到正堂。看着元琛身上满是尘土,这幅狼狈的模样,当真让他唬了一跳。

    但在对上男人的眼神之后,青禾心里咯噔一声,顿时猜出了元琛为何会是这幅模样。

    嘴里一阵发苦,青禾直接跪在元琛面前,脸色惨白,但语气却十分平静,道:

    “属下该死。”

    “你的确该死,竟然胆敢帮着秦妙欺瞒与我,将我戏弄在鼓掌之中,是不是很有趣啊!”

    青禾连连摇头。闭了闭眼,他知道将军有多在乎夫人,也知道自己这个背主之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属下不敢奢求将军饶恕。”

    元琛冷笑,直接冲着正堂的侍卫道:

    “将青禾拖入大牢,穿琵琶骨之后,再关起来。”

    侍卫听到这话,虽说心里头有些不忍,但对于将军的话,却不敢有半点儿违拗,否则若是落得跟青禾一个下场,可就得不偿失了。

    用铁链穿过琵琶骨之后,即使习武之人。也会武功尽失,日日受到那股疼痛的折磨,当真是生不如死。

    听到自己即将遭受到的酷刑,青禾眼中没有一丝波动,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金银,只可惜,在死之前,他怕是没有机会再见金银一面了。

    苦笑一声,到了此刻,青禾心里有些后悔,不是后悔忍不住金银的哀求,将秦妙送回京城,而是他不该娶了金银,让那个不懂情爱的女子尝到情爱的滋味。

    自己不能与她相伴一生,还娶了金银,着实是害人害己。

    青禾跟着侍卫一同走出了正堂,元琛看着他的背影,什么都没说,但高大的身体却轻轻发抖。

    他现在恨不得即刻赶到京城之中,将那个女人抓起来,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此刻,远在京城的秦妙对于边城之中发生的事情,根本一无所知,她现在一边忙着辽国使臣之事。一边暗自关注着坤宁宫的情境。

    因为那个放了朝颜的香包,皇后现在日日为幻觉所困,不止是夜里难熬,就连白天也会看到幻觉,就好像是疯了一般。

    秦妙现在掌管凤印,待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便冲着晋文帝道:

    “陛下,皇后娘娘病了这么多日都不见好,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您不如去看看娘娘,说不定她心里头一高兴。身子就好了。”

    晋文帝对皇后根本没有什么感情,不过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做的,毕竟卓云怡身为一国之母,乃是天下间最为尊贵的女人,若是自己表现的太过冷淡,恐怕那些吹毛求疵的御史们又会盯着此事不放了。

    男人拉着秦妙的手,轻轻在面颊上蹭了蹭,哑声道:

    “妙妙随朕一起去?”

    秦妙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说:“皇后娘娘怕是不愿意见着臣妾。”

    听了这话,晋文帝也反应过来,现在皇后身处病中,身子骨本来就不好,若是看着代她执掌凤印的妙妙,这心里头能想得开就怪了。

    十几年的夫妻,晋文帝对皇后的心思了解的十分透彻,也不得不承认妙妙的话有些道理。

    “既然如此,那朕便一个人去坤宁宫吧,妙妙好好在延庆宫歇着,最近因为辽国使臣的事情,你可辛苦了。”

    秦妙面颊微红,摇了摇头,乖巧地道:

    “臣妾并不辛苦,只要能为陛下分忧,臣妾不管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晋文帝最喜欢柔顺的女人,这一点,秦妙早在几年前就心知肚明了,所以她此次回宫,就在扮演一个柔情似水的女人,完全符合了晋文帝的心意,如此才能在不侍寝的情况下圣宠不衰。

    轻轻吻了一下女子柔若无骨的小手,晋文帝眼中满是怜惜,长臂一伸,将面前的女人搂入怀中,感觉心里头踏实的很。

    有时候,晋文帝便恨不得跟秦妙这么过一辈子。就好像寻常百姓一般。

    心里刚刚浮现出这个想法,晋文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是晋国的帝王,而妙妙是当朝的皇贵妃,他们两人身份尊贵得很,与普通百姓相比,更是云泥之别,又怎能像寻常夫妻一般相处呢?

    不过偶尔这么想想,还真有几分别样的滋味儿。

    因为还要去坤宁宫中,晋文帝并没有再在延庆宫内多留,直接走了出去。

    男人坐在龙辇上,不多时便到了坤宁宫。

    “陛下驾到!”

    坤宁宫的掌事姑姑红英听到太监刺耳的通传声。突然愣住了,好似木头桩子一般杵在原地。

    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陛下竟然会在此时出现在坤宁宫中,若是他见着了皇后娘娘那副疯狂的模样,该如何是好?

    红英急得满头直冒冷汗,但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即使说着好听,是坤宁宫的掌事姑姑,但面对晋国的帝王,她连只小小的蚂蚁都不如,只要晋文帝稍稍动一动手指头,就能将她碾死。

    如此一来。红英又怎能拦得住晋文帝呢?

    转眼之间,晋文帝便走到了寝殿之中,红英见着他,极为恭敬的福了福身子,道:

    “奴婢给陛下请安。”

    红英是一直在皇后身边伺候着的,所以对于这个宫女,晋文帝也觉得十分眼熟。

    “起来吧。”

    听到这话,红英站直身子,低着头,藏在袖笼之中的手死死握拳,尖锐的指甲刺破掌心,这股疼痛逼得红英强自镇定下来。

    “皇后怎么样了?”

    红英稍稍侧了侧身子,正好挡住了雕花木门,道:

    “皇后娘娘的身子还未见好,现在正睡着呢,陛下若不如先回去?”

    晋文帝今日来到此处,就是为了见皇后一面,听到这话,他登时皱起了眉头,说:

    “朕去看看皇后。”

    红英明显有点慌了,声音尖锐道:“陛下您别进去,万一过了病气儿,娘娘恐怕会更为难过。”

  (http://www.xszww8.com/html/62/62621/206579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