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娘子,妙不可言 > 第114章 面圣

第114章 面圣

    其实秦妙要的只是一个机会罢了,毕竟秦馥在宫中,她身为皇贵妃,手中握有的权柄着实算不得若是被秦馥那个冷血无情的女人知道自己回京了,恐怕她要做的头一件事儿,就是将她赶回金陵,才能罢休

    冲着福王福了福身子,秦妙巧笑嫣然,道:“那就多谢王爷了。”

    福王没有答话,只是直接站起身子,几步走到秦妙面前,伸手想要触碰女人的脸。

    秦妙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脚步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福王的手。

    男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也没有半点儿恼怒之色,道:

    “柔妃娘娘生的如此国色天香,当真是我见犹怜,等到陛下见着了,一定会心软,之后就说不定会带你回宫了。”

    “回不回宫还是次要的,现在摆在臣妾眼前的问题,就是如何能见陛下一面。”

    “娘娘放心吧,本王答应了你。就不会食言。”

    福王是不是一诺千金之人,秦妙并不清楚,不过眼下她也没有其他法子,只能依靠福王,才能得到面圣的机会。

    从福王府离开之后,秦妙根本不敢在外多做逗留,就直接回到了小院儿之中,今日秦湘在忠勇侯府呆的时间不算短,等到他到家时,天边都擦黑了,所以根本没有发现秦妙离开小院儿的举动。

    走到厨房,秦湘动作麻利的抹了鸡的脖子,将这畜生直接给放了血,秦湘从军多年,说来也有些惭愧,他一开始是从火头军做起的,手上不知沾过了多少畜生的血,所以现在才能这般顺畅的给秦妙准备晚饭。

    做了一道东安鸡,又炒了两个青菜,兄妹二人坐在木桌前,秦湘一边给秦妙盛饭,一边问:

    “妙妙,你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真的不打算回到侯府吗?”

    秦妙接过瓷碗,手心传来一阵热烫的温度,她夹了一根姜丝,放在嘴里,含糊不清道:

    “难不成哥哥嫌弃我了?否则为什么非要赶着我回到侯府?”

    秦湘连连摇头,他并非那种能言善道之人,即使生了一副俊美皮囊,这嘴依旧笨得很,好歹脸还是好的,所以也惹得不少女儿家动了芳心。

    “我哪里会嫌弃你?只是这里实在是有些太过简陋了,你住在这里,也没个丫鬟伺候着,我怎么舍得?”

    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秦湘道:“要不然我明日给你买个小丫鬟回来吧,这小院儿虽说不大,但再安置一个小丫鬟也算不得什么。”

    秦妙摇了摇头,她之所以住在这里,只不过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罢了,又不是为了享乐。

    更何况,她还打算瞒着秦湘去见晋文帝呢,若是身边跟了个小丫鬟的话,行事着实算不得方便,万一被秦湘给发现了,恐怕他会气的七窍生烟。

    “哥哥,我又不是那么娇气的,你不必这么麻烦。”

    吃了小半碗饭后,秦妙又问:“父亲的身体还好吧?”

    秦湘点了点头,说:“身子骨还算硬朗,只是一直担心着母亲,最近休息不好。”

    微微皱起眉头,秦妙道:“右相府那边没有消息吗?好歹母亲是外公的亲女儿,总不必真这般绝情吧。”

    “右相府现在被卓氏那个女人闹得鸡犬不宁,司马家的人又哪里顾得上咱们?”

    往嘴里塞了一块鸡胸肉,秦湘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之色,显然是不待见那一大家子人。

    “跟我说说,卓云澜都闹出什么事儿了?”

    以往秦妙还是侯府小姐之时,卓云澜就对她百般看不顺眼。甚至在明里暗里使了不少绊子,毕竟秦馥身为皇贵妃,而卓云怡则是皇后,秦家与卓家水火不容,实属正常。

    因此,秦妙对于卓云澜的事情,还是挺感兴趣的。

    “听说她将一个大着肚子的妾氏给打了,那妾氏怀着六个月的身孕,肚子里的孩子被生生给打没了,好歹救了下来,不过日后却是不能再怀有身孕了。”

    “那妾氏好像姓江,是从青楼里赎身出来的,虽然出身贱籍,但却极得司马清的喜欢,现在因为那件事,司马清正闹着要休妻呢。”

    听完秦湘的话,秦妙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无论如何也未曾想到,卓云澜竟然能做出这等事情,她不是最有城府的吗?怎么使出这般粗陋的手段,甚至还逼着司马清休妻。

    秦妙并不知道,卓云澜这样也是没法子了,因为她婚前失贞的缘故,司马清根本从来都没有碰过她一次,但江怜雪那个贱人却怀了身孕,压在了她这个正妻头上,卓云澜身为丞相嫡女,姐姐是极为尊贵的皇后,自然是个心高气傲的,又怎能忍得了这种事情?

    “休妻做什么?我倒是觉得他们挺般配的。”

    女人的红唇微微勾起,眼中露出一丝幸灾乐祸。

    又过了三日,等到秦湘出门后,秦妙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福王府的侍卫。

    直接上了软轿,秦妙开口问:“陛下在何处?”

    “陛下现在在茶楼之中,娘娘若想见到陛下的话,还得装扮一番。”

    听到这话,秦妙点了点头,过了好一会儿,就被送到了一处厢房中,房中的椅子上搭着一道湖蓝色的男装,她草草的换上衣裳,脸上粉黛未施,更透出几分天然的柔美。

    收拾妥当之后,秦妙跟着那几个侍卫,直接往茶楼的方向走去。

    秦妙走到了一楼的大厅之中,此刻茶楼里有不少人,正围着台前看戏。台上演了一出穆桂英挂帅,此刻正是关键处,众人看的都很认真,传出的叫好声震得秦妙耳朵发麻。

    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坐在正中央的男人,秦妙眼中划过一丝精光,与一旁的福王对视一眼。

    她走到了晋文帝身后,因为这些侍卫之前都被吩咐过,所以也没有阻拦秦妙。

    晋文帝此刻正听着戏呢,鼻尖忽然嗅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桃花香气,这味道并不浓郁,但却十分悠长,让他不由有些晃神。

    一双素手正在斟茶。女人将茶盏端到了晋文帝面前,道:

    “请用茶。”

    听到熟悉的声音,晋文帝的视线顺着那双玉手缓缓往上抬,待看清了女人的面庞之后,不由愕然的瞪大眼。

    “柔妃、你、你怎么在这儿?”

    秦妙咬着唇,艳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哀怨之色,即使她穿着男装,但这幅俏丽的模样,仍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视线。

    “难道我不能来看看您吗?”

    一见着秦妙,晋文帝胸臆中就泛起了一阵波澜,他直接抓住了秦妙的手腕,拉着她就往楼上走去。

    这茶楼是福王的私产。当真是极为安全,所以晋文帝与秦妙身边也没有紧跟着侍卫,他们只是远远的守着,以防万一。

    走到了一间厢房中,晋文帝紧皱着眉,儒雅的脸上带着严肃之色,问:

    “你不是在金陵吗?为什么会突然回来?”

    女人的眼眶陡然红了,她轻轻抽泣着,豆大的泪珠儿仿佛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这一滴滴眼泪,此刻不是落在地上,而是落在了晋文帝心头,每掉一滴泪,晋文帝身子就不由轻轻颤抖一下,心疼的厉害。

    “陛下就这么不想见到臣妾?”

    秦妙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她面颊苍白如纸,就连嘴唇都失了血色,看着十分可怜。

    “朕不是这个意思。”晋文帝拉着秦妙的手臂,掌心炙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递到女人身上。

    “那陛下是什么意思?臣妾思念陛下,不愿千里从金陵赶到京城,您却连见我一眼都不愿,既然如此,臣妾干脆回到金陵好了。省的留在这里碍眼!”

    说着,秦妙作势挣扎开来,但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怎么能敌得过一个男人的力气?

    晋文帝压制住秦妙的挣扎,一把将女人搂入怀中,声音带着几分沙哑,道:

    “朕不准你走。”

    被男人紧紧搂着,秦妙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的味道,她轻轻抽噎着,说:

    “陛下,臣妾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才不顾一切的回到京城,想要来见您。”

    将脑袋埋在男人怀中,秦妙两手死死攥紧男人胸口的衣裳,眼泪把那块布料都给打湿了。

    “您知不知道,臣妾是清白的,根本没被那些贼人碰过,为什么您不听听臣妾的解释?”

    “臣妾之前受过伤,根本不能行敦伦之事,否则又怎能全须全尾的回去?”

    秦妙一边说着,哭的越发可怜,男人伸手轻轻抚着她的脊背,眼中划过一丝欣喜,是他想岔了。当即没有顾及到妙妙的身体,并且因为疑心妙妙失贞,又不忍心将她赐死,才将人打发到了金陵,若是妙妙未曾被那些贼人玷污的话,岂不是还能回到他身边?

    心中转过此番想法,晋文帝将秦妙抱得更紧,等到女人的哭声渐渐小了之后,才道:

    “你不远千里来找朕,是不是打算回宫了?”

    秦妙挣扎着从晋文帝怀中退了出来,满脸泪痕的抬起头,说:

    “臣妾乃是不洁之人,又怎能回宫?”

    “你不是没有被”

    “就算臣妾真的没有,但人言可畏,宫里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情陛下见得还少吗?臣妾若是回宫的话,恐怕此事就成了最大的软肋。”

    宫中到底是怎样的地方,晋文帝心里清楚地很,只要后宫中的女子一个个看着娇美,实际上都有两副面孔,在他面前十分娇柔,但背着他时,手段却狠辣的令人侧目。

    “不想回去就算了,之前那个别庄你不是也住过一段时日吗?那就待在别庄里,如何?”

    女人咬着嘴唇,面上露出一丝思索之色,忽的低下头,闷声道:

    “臣妾若是呆在庄子里的话,也不知多久才能再见着陛下。”

    “朕一有空就去看你,好不好?”

    一边说着,晋文帝一边轻轻的用指腹擦干了女人脸颊上的泪痕,动作十分轻柔,好像秦妙是一件易碎的瓷器一般。

    感受到晋文帝罕见的温柔,秦妙也是极为柔顺的站在他面前,眼中带着浓浓的依恋之色,仿佛眼前的男人就是她的一切。

    “臣妾都听陛下的,不过”女人脸上带了一丝犹豫之色。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人看着就忍不住生的爱怜之心,明明秦妙今年都已经满二十了,看着仍然仿佛二八少女一般,生嫩的很。

    晋文帝身体一阵发热,眼神也涨了几分热度,他轻轻吻住了女人柔软的脸颊,那股子湿软的触感当真十分恶心,让秦妙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动也不能动。

    好在晋文帝有些分寸,知道此处乃是茶楼,不能做出太过孟浪之事,否则若是被别人知晓的话,对于秦妙而言,着实称得上是天降横祸。

    装作害羞的推开晋文帝的脸,秦妙不敢与晋文帝对视,好像个小姑娘似的,她心里十分清楚,晋文帝就喜欢见着女人这幅含羞带怯的模样。

    果不其然,晋文帝轻轻拉住秦妙的手,在女人的手背上吻了一下,深情款款的看着她,道:

    “妙妙还是像以往一样美。”

    秦妙低头打量着自己身上的男装,咬唇道:“明明穿着男装,哪里美了?陛下又在哄臣妾。”

    说着。秦妙还用手戳了戳晋文帝的胸膛,这般举动实在是有些不合规矩,但晋文帝却并不在乎,反倒朗声大笑起来。

    秦妙心里担心司马氏,但却不好此刻冲着晋文帝开口,否则眼前的帝王万一怀疑她的用心,事情恐怕就有些难办了。

    用手拧了自己小臂一下,秦妙强行按捺住那股子焦灼,巧笑嫣然的看着晋文帝,道:

    “陛下,臣妾回京之事,能不能不要告诉姐姐。”

    “为什么?”

    秦妙眼神微微闪了一下,面上透出几分尴尬之色,说:

    “哪里还有什么原因,只不过不想让人知道罢了,毕竟臣妾回京之事若是被别人知道了,总归是有些不妥当,虽然姐姐不是外人,但她宫里面的人却不能保证。”

    一边说着,秦妙一边低垂着头,看着女人的发顶,晋文帝心头忽的生出了一丝柔软来,轻轻抚摸着她的墨发,道:

    “好,朕不说就是了。”

    得到了晋文帝的保证,秦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顺从跟着宫中的太监,去到京郊的庄子里。

    等到去到庄子后,秦妙想起在房中留下的字条,就不由叹了一口气,希望哥哥不要怪她,她也是想找到母亲的下落,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方才出此下策。

    当秦湘回到小院儿时,便扬声叫道:

    “妙妙,我今个儿买了鲈鱼。让你尝一尝我的手艺,可比家里的厨娘强多了。”

    不过今日与往日不同,等了好一会儿,秦湘都没有听到熟悉的回应,男人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他走进房中,并没有见到秦妙的身影,只在桌上发现了一张字条。

    哥哥,我回到陛下身边了,勿念。

    看着这短短一行字,秦湘高大的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他心里很清楚妙妙为什么非要回宫。她不过是为了找到母亲罢了,说到底,还是自己这个做兄长的没用,这才将自己的亲生妹妹给逼到了此种地步。

    想到此处,秦湘的眼中浮现血丝,看着当真狰狞的很,他一手握拳,狠狠地砸在了木桌上,木桌承受不住男人这般大的力气,在发出砰地一声后,便四分五裂了。

    秦湘并非铜皮铁骨,打碎了木桌,他的手也不能幸免于难,现在滴滴答答的流出殷红的鲜血,落在青石板上。

    “妙妙,你又何必这么傻?”

    秦湘跪在地上,两手抱住头,痛苦的发出低吼声,只可惜小院儿中此刻并无旁人,也没有人能够安抚他。

    即使知道自己的举动会给秦湘带来莫大的痛苦,但秦妙也实在是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只得出此下策。

    在庄子里呆了小半个月,秦妙才等来了晋文帝。

    冲着面前身份尊贵的男人盈盈下拜,秦妙十分恭顺道:“臣妾给陛下请安。”

    晋文帝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将秦妙给扶了起来,眼中带着一丝歉意,道:

    “妙妙,都是朕不好,让你等了这么久。”

    秦妙摇了摇头,伸手捂住了晋文帝的嘴,道:

    “陛下何必这么说?您能来看臣妾,对于臣妾而言,就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臣妾又怎会强求别的?”

    说到后来,秦妙低垂着头,看着着实有些可怜。

    拉着晋文帝走到了小桥上,此处只有他们两人,秦妙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低低地抽泣起来。

    听到女人的哭声,晋文帝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大掌扣在秦妙肩膀上,问:

    “妙妙,您哭什么?”

    秦妙含着眼泪,道:“陛下有所不知,臣妾的母亲现在不知去到了何处,许久都没有消息,臣妾又怎能不担心?”

    关于司马氏失踪之事,晋文帝也有所耳闻。他当时就想派出御林军去寻,但却被秦馥给拒绝了,秦馥当时是说,这样不合规矩,恐怕会引得朝中非议。

    既然秦馥身为司马氏的嫡亲女儿,都不在意这等事情,晋文帝也省的麻烦,便没有理会此事。

    此刻听得秦妙旧事重提,晋文帝的神色也有些微妙。

    “陛下,您能不能派人找找臣妾的母亲?算臣妾求您了!”

    一边说着,秦妙一边跪在晋文帝面前,好不伤心。她两手死死攥住男人的袍脚,哭的直打嗝儿。

    “地上凉,妙妙你快起来。”

    秦妙摇头,道:“陛下,臣妾知道自己这么做实在是有些无礼,但臣妾只有一个母亲,臣妾宁愿失踪的是自己,也不要家母受到这种苦楚。”

    看着女人痛哭流涕的模样,晋文帝抿了抿唇,直接道:

    “妙妙,朕会帮你找忠勇侯夫人的下落,你不要太过担心了。”

    “真的?”女人原本苍白的小脸儿突然浮起了一丝红晕。显然是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

    拉住晋文帝的手,秦妙顺势站起身子,眼眶微红的看着他,这幅模样可怜又可爱,让男人一颗心都要化了。

    紧紧抱着秦妙,感受到女人身上的馥郁香软,晋文帝的身体也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两人之间贴的极近,秦妙对于这般情景,感受的自然十分清楚,她闹了个大红脸,小手推搡着男人结实的胸膛,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陛下”

    秦妙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咬着嘴唇,看起来十分羞怯。实际上,秦妙早就与元琛翻云覆雨过不知多少次了,但当着晋文帝的面,她却半点儿也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不过秦馥混淆皇室血脉,这罪过比起自己与镇国公偷情,也算不得轻。

    心中转过此番想法,秦妙脑袋垂的更低,男人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廓,只听他道:

    “妙妙,你身子养好了吗?”

    秦妙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看着晋文帝的眼睛,感受到其中的热度,一下子惨白了脸,问:

    “若臣妾没养好的话,陛下会不会嫌弃臣妾?”

    “其实嫌弃也是应该的吧,臣妾身为一个女子,却连侍寝都不能。”

    说着,秦妙脸上露出一丝仓皇之色,两手拉着晋文帝的衣袖,好像眼前的男人是他唯一的浮木一般。

    听出来女人言语之间吐露出的惶恐不安,晋文帝想到秦妙受伤的原因,一时间更加心软了。

    当时若不是为了救下他的性命,妙妙也不必挡下那一刀,以至于患上了心疾,身子骨儿虚弱了不少。

    “你是为了救朕才受伤的,朕又怎会嫌弃呢?难道在你心里,朕就是那种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

    “不是的!”秦妙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拼命摇头,解释道:“您知道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不想再被陛下抛弃,之前在金陵生活的那两年,实在是太苦了,只有臣妾一个人,好像会老死在那里一般,再也不能回到京城,也不能再见到您。”

  (http://www.xszww8.com/html/62/62621/206579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