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娘子,妙不可言 > 第73章 报应不爽

第73章 报应不爽

    大胡子将军喘着粗气,见着身下的女人早已昏死过去,不屑的撇撇嘴,好像扛麻袋似的,一把将赵芙蕖扛在肩头,赤.裸着上身,回到了营帐前。

    慕容钦的嗅觉不差,闻到了女人身上的血腥味儿,不由皱了皱眉,俊脸上透出几分厌恶,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反正这个女人他也看不上,耶律才动了也就动了。留下一条性命,等回到国都之后,交给皇帝,以皇帝的身体,想来得靠虎狼之药,才能折腾的起来。

    慕容钦看着俊美无铸,但实则最是心狠。

    他年纪很小时就上过战场,骁勇善战,杀过多少人连自己都记不清了,自然不是心慈手软的性子,又怎会对赵芙蕖一个汉女有半点儿怜悯?

    此刻赵芙蕖还在昏迷之中,并不知道,这种仿佛炼狱一般的日子,才刚刚开始,并不是结束。

    等到她幽幽转醒之后,觉得浑身都仿佛撕裂一般的疼痛,脑袋发胀,耳朵嗡嗡地响。昏昏沉沉的躺在马车里,连动弹一下都费劲。

    伺候赵芙蕖的丫鬟早就不知去到了哪里,那两个丫鬟也是辽国人,自然不会对赵芙蕖忠心。

    因为一通折腾,赵芙蕖身上散出一股相当难闻的气味儿,男人阳.精的腥膻气与血腥味儿混合在一起。令人作呕。

    眼角的泪痕早就干了,赵芙蕖知道哭也没有用,还不如省点力气,把身子养好。

    过了一会儿,一个丫鬟掀开车帘,鄙夷的扫了一眼躺在软榻上的女人。将巾子浸在水里,仔细将赵芙蕖身上的血污给擦洗干净,这才开始清理伤口。

    上药时,伤口疼的厉害,赵芙蕖紧咬牙关,额间冒出冷汗,但她连哼都没哼一声,只是嘴角蜿蜒流出血来。

    丫鬟诧异的看了赵芙蕖一眼,以往来和亲的女人,一个个都娇娇柔柔的,失了清白之后,恨不得死了才好,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平静的,还真是奇怪。

    赵芙蕖并不知道那丫鬟的想法,不过在受了一通磋磨之后,她已经学乖了,知道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必须得老老实实,让这些人都认为她认命了才好。

    身上涂好了伤药,那丫鬟也没再理会赵芙蕖,直接离开了马车。

    一个人留在马车上,听到吱嘎吱嘎的声音,赵芙蕖神情逐渐变得阴狠,算是漂亮的脸也扭曲了起来。

    她自小是金枝玉叶。但这些蛮子却将她视为军妓,肆意折辱,此仇不报,枉为人!

    话说自从秦妙受伤之后,就一直在钟粹宫里养伤,也不必去给宫里面的众位主子请安。倒是省了她不少事儿。

    不过宫里面的女人一个个都心机深沉,这几天晋文帝因为放心不下秦妙的身子,常常都呆在钟粹宫中,所以这些莺莺燕燕来探望秦妙的次数也多了不少。

    此刻巳时刚过,天光正好,秦妙歪在炕上。雪茹端起一碗血燕,一勺一勺地喂在她嘴里。

    坐在一旁的瑜美人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心里憋着一股气,偏偏又不能发作。

    以往在这个时辰,皇上应该早就下朝了,偏偏今日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岔子,人还没有到钟粹宫,真是不巧。

    余光扫过瑜美人那张脸,秦妙还真觉得她的模样不算出众,脸上铺的脂粉给多了些,明明生的像是一朵白莲花似的,却做出一副妖艳的姿态,实在是有些违和。

    “今日瑜美人怎么想着来到我钟粹宫了?”

    听到秦妙的问话,瑜美人面上露出一丝娇媚的笑,道:

    “这不是见着妹妹你身子骨儿不好,怕你寂寞,想要来陪你摆龙门阵嘛。”

    一口一个妹妹,这卓瑜真是有些不要脸。

    她不过只是小小美人。自己身在嫔位,比她足足高了两级,偏偏此人非要在口头儿上占些便宜,实在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秦妙低着头,用帕子擦了擦嘴角,说:“想不到瑜美人竟然如此关心我,真是令人感动。”

    装作没有听出秦妙言语之中的讥讽,瑜美人打量着钟粹宫的摆设,发现这处宫殿与关雎宫相比,也不差分毫,看来陛下还真是把柔嫔疼到了骨子里。

    真是令人妒忌。

    她拼了命的勾引圣上,放下身段儿,在床上使出百般手段,依旧只是个小小美人。

    而柔嫔呢?

    不过是运气好,肚子里坏过龙胎,又为陛下挡了一剑,就能得到如此荣宠,还真是同人不同命。

    瑜美人实在不算个有耐心的人,等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她就坐不住了,问:

    “今日陛下不来了吗?”

    秦妙面颊露出浅笑,凤眼中闪过一丝恶意,淡淡开口:

    “哦,你说陛下啊,今日陛下要在皇贵妃的关雎宫中过夜,昨个儿就说不来了。”

    一听秦妙的话,瑜美人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好像被生生扇了一耳光似的,面前的女人明明早就知道她的来意,偏偏仿佛看戏似的,故意戏弄于她!

    “秦柔!”

    看着瑜美人气的浑身发抖,秦妙笑的更欢,这女人三番四次的让姐姐心气儿不顺,她现在不过讨回来一些利息罢了,又算得了什么?

    “瑜美人怎么了?为何大动肝火?”

    秦妙装傻,小脸显得十分无辜。她又是个美人,这么一看自然是赏心悦目的,只可惜瑜美人没有这么好的兴致,她恨不得冲上去撕烂了柔嫔那张脸,才能解心头之恨!

    “你、你真是无耻!”瑜美人指着秦妙的鼻子咒骂。

    “瑜美人还请把话说清楚,我到底是怎么无耻了?”

    秦妙皱着眉,脸上刻意流露出一丝鄙夷之色。

    对上秦妙的双眼,瑜美人只觉得一阵怒火从心间涌起,她好像又看见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左相夫人,记得左相夫人看着她的眼神,好像看一团秽物一般。

    不过那又如何?

    她虽然是娼妓的女儿,但入宫伺候皇上。也是父亲的意思,卓夫人又算什么东西?

    想到卓夫人,瑜美人眼中就划过一丝杀意,好在她还有些理智,知道柔嫔是圣上宠爱的女人,万万不能对她动手。否则这后果可不是她能承受的起的。

    深吸一口气,瑜美人强压下怒火,冷冷道:

    “到底怎么回事,柔嫔你心里清楚,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就不多留了!”

    话落。瑜美人冷冷地扫过秦妙一眼,转身离开了钟粹宫。

    看到瑜美人的眼神,雪茹心里觉得有些不舒服,挥退了伺候着的丫鬟,将雕花木门给关严实了,这才忧心忡忡地说:

    “小姐。瑜美人气的很了,不会冲你下手吧?”

    秦妙冷笑道:“即使没有今日这一出,她也会对我下手,气不气的,又有什么分别?”

    听了这话,雪茹皱着眉。显然仍是有些担心,毕竟秦妙现在的身子不比以往,损了心脉,整个人都仿佛被抽干了活气,也不知要养多久才能养好,哪里能斗得过那些身体康健的妃嫔?

    “你带回去关雎宫送个信儿。就说我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别让姐姐担心。”

    雪茹应了一声,就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金银与秦妙两个,大眼瞪小眼的。

    秦妙无奈,说:“你要是累了。就先歇着去,总在这儿看着我有什么意思?”

    金银摇头,道:“奴婢哪敢去歇着呀?奴婢也真是个傻得,早该在您讨要护心镜时,就猜到您打得什么算盘,省的您落了个心脉受损的下场。”

    “呸!”秦妙催了一声,道:“什么下场?你这丫头也忒不会说话,你主子难道就未曾教教你?”

    金银舔着脸笑:“奴婢的主子只有您一个,以后还得让您好好教着,这才不至于说话太难听。”

    “对了。”金银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道:

    “主子,德宜公主已经到了辽国境内了,不过她运气不好,听说被山贼给劫了去,最后虽然救了回来,但清白却毁了,也不能再当辽国的皇妃了。”

    秦妙明显有些不信,问:“她被山贼劫了去?那些辽国的军汉一个个都是死人吗?还是山贼武功以至出神入化,才能把堂堂的公主给抢了去?”

    这其中明显有猫腻,但秦妙却不是个刨根究底的人,她只要知道赵芙蕖过得不好,就安心了,至于怎么个不好法,这倒是不太在意。

    “既然如此。难道辽国还要咱们再派一个和亲公主不成?”

    金银摇头,道:“自然不会,这本来就是他们护卫不利,让德宜公主毁了清白,哪有再让晋国出一位公主的道理?反正辽国承诺会好好奉养着德宜公主,陛下最后也没追究了。”

    秦妙咂咂嘴,仅从金银的几句话中,她就能推测出赵芙蕖的处境。

    一个失了清白身的和亲公主,在异国他乡,身边连一个可靠的奴才都没有,这日子有多难过可想而知。

    “因果循环,这都是命数,怪不得别人。”

    听到这话,金银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若不是赵芙蕖那日去庄子里折辱小姐,少主也不会对她下如此狠手,果真是报应不爽。

  (http://www.xszww8.com/html/62/62621/206578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