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贰蛋 > 1882.真金被拒

1882.真金被拒

  “皇上,看样子这元朝是打算向咱们发动反击了啊……”

  萱雪退下去以后,君天放和洪无天都走到赵洞庭的身边。洪无天说道。

  “呵呵,我等的就是这天。”

  赵洞庭却是笑起来,“他们晚一天发动反击,咱们的禁军将士便要再前线多耽搁一天的时间。”

  他看向长廊的那头,喊道:“去将副军机令钟健宣来。”

  “是。”

  有个人影很快向着外边跑去。

  赵洞庭回头,对君天放道:“看来咱们过些时间也该启程往北方去了。”

  “呵呵。”

  君天放和洪无天都是笑。

  他们当然知道赵洞庭要去北方干什么。当然,意义不仅仅在于去狩猎那些绿林营的高手。

  这趟北行,皇上还肩负着历史的使命。

  过去大概两刻钟时间,钟健赶到这洗心湖来。

  他愈发显得稳健了。

  从新科“状元”,再到现如今的堂堂副军机令。钟健的升迁可谓是平步青云。

  赵洞庭也是看着他渐渐成长起来的。一步一个脚印,也是一步一个变化。

  当初他有意让钟健在各个部门锻炼,如今终于是让其成长为颇为全面的肱骨大臣。

  虽然说较之陆秀夫、陈文龙等人还缺少内敛,但论能力,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免礼。”

  不等钟健施礼,赵洞庭就对他摆了摆手人,然后笑道:“你可知道朕宣你来做什么?”

  钟健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臣以为应该是为前线之事。”

  “何以见得?”

  赵洞庭笑道。

  钟健道:“刚刚去宣臣来的公公说了,萱总管刚刚来见过皇上您。”

  “呵呵。”

  赵洞庭倒也没有追究那太监多嘴的意思,道:“的确是前线的事情。军工部这些时日你可去过?”

  “去过。”

  钟健答道,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皇上您是准备将那物件运到前线去?”

  他说的那物件自然说的是大杀器破敌大炮。

  “嗯。”

  赵洞庭直接点头,“刚刚萱总管说各地有暗涌云动,不出意外元军该是准备动手了。咱们也是时候该做好决战的准备了。”

  从成功研制出破敌大炮到现在已经过去不短的时间,赵洞庭虽没时时过问,但知道现在军工部破敌大炮储量应该不少。

  “那皇上可已经决定运到哪?”钟健问道。

  赵洞庭现在闭着眼睛都能浮现宋、元两国的地图,自然也考虑过这事,道:“朕认为邓州、唐州以及蔡州最好。你以为呢?”

  钟健露出些许微笑来,道:“臣也以为如此。”

  邓州、唐州和蔡州是元南京路在南疆的屏障,就像是大宋的襄阳那样,元军要反攻,最后肯定是要把这屏障之地给夺回去的。

  也即是说,只需得文天祥他们的大军霸占着这三州之地,那两国之间的大决战几乎没法避免。

  甚至赵洞庭觉得哪怕禁军将士撤到襄阳,元军也可能会追上来。

  他想要决战,真金那边肯定更想。

  因为真金现在是借着四大藩国的力量才占据着兵力上风的,若不决战,等四大藩国大军回去,又只有被大宋欺负的份。

  赵洞庭可不觉得真金能长期让四大藩国的大军驻扎在元朝境内。因为光是这些军队,就足够能把整个元朝拖垮。

  只是为何选邓、唐、蔡三州,而不选襄阳。那自是因为襄阳乃是自家的地方。

  “那你下去安排吧!”

  随即赵洞庭对着钟健摆摆手道。这点事情,他相信钟健完全能够安排妥当。

  “臣领旨。”

  钟健躬身施礼,缓缓退去。

  赵洞庭看着湖面喃喃感慨,“邓州、唐州、蔡州,如此绵延的战线,吞你区区数十万大军,应该是够了吧?”

  元皇宫。

  又是那幽静偏僻的院落。

  元皇真金于夜色中再度出现在这里。

  只这回才刚到门外,里边便传出来孔元洲的声音,“进来罢……”

  真金推门进去就施礼道:“真金拜见老祖宗……”

  孔元洲满不在乎地摆摆手,道:“眼下四大藩国大军已到开封府外,你有和宋军一战之力,还来见我做什么?”

  “真金来替大元千千万万百姓叩谢老祖宗。”

  真金说着,竟是缓缓跪下去,“全因老祖宗运筹帷幄,才让我们大元得以有和宋国周旋的时间。”

  孔元洲闻言,却只是点点头,没再说话了。

  真金跪了半晌,瞧没动静,抬起头,脸色有些尴尬。

  孔元洲微微闭着眼睛,但好似知道他神色,道:“还有什么话,直说罢!”

  真金额头贴在地面上,“眼下两国决战在即,真金决定亲征,恳求老祖宗能够和真金同去。”

  “同去?”

  孔元洲幽幽道:“是保护你……还是帮你去杀人?”

  真金稍微犹豫,终究不敢隐瞒自己的心思,道:“若必要时,还请老祖宗不吝出手。”

  孔元洲慢悠悠起身,眼神直盯着真金,竟是露出前所未有过的凌厉,道:“你以为我是何人?若再帮你,又算什么?”

  真金猛地抬头,额头微微见汗,说不出话来。

  这刹那他意识到,自己太过于得寸进尺了。这趟,本不该来的。

  面前这位据说百余年前就开始暗中庇护大元皇族的老太监,可是实实在在的宋人。大元于他有恩,但他的根,还是在大宋。

  “保你性命,可以。再替你杀人,不可。”

  好在孔元洲并没有真正跟真金置气,又坐下去,道:“若元朝终被灭,那乃是天数。你怨不得任何人,也博不过。”

  “是……”

  真金哪里还敢再多说半句,连忙站起身来,“真金告退。”

  忙不迭向着外面退去。

  刚刚孔元洲生气的那个瞬间,他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没觉得自己是皇上,而只是只任人宰杀的小羊羔。

  “天数……”

  真金出门后,孔元洲却也没再闭眼修行。而是看向窗外夜空,喃喃自语了一声。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只这瞬间,这位堂堂极境强者的眼眸中好似有极为昂扬的战意一闪而逝。

  (http://www.xszww8.com/html/47/47693/591805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