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贰蛋 > 1684.老卒出手

1684.老卒出手

  脑子里,两张不可同日而语,但眉目之间还是有些相似的面孔渐渐重合起来。

  赵洞庭不得不感慨真是女大十八变。

  他真难想象眼前这个皮肤吹弹可破、眼睛水汪汪的姑娘会是两年前那个面黄肌瘦看起来严重发育不良的卖唱小姑娘。

  随即心里涌现的则是一种欣慰和轻松。

  看这姑娘的模样,显然这两年过得不错。其生活,应该不是当初卖唱时候那般困苦。

  众女都用颇为揶揄的眼神看向赵洞庭。

  赵洞庭摸了摸鼻子。

  乐婵促狭问道:“不知姑娘找他何事?他是我们的夫君。”

  “我知道。”

  红裙姑娘轻轻咬着唇道:“我、我只是想当面向他道谢而已……”

  “道谢?”

  乐婵轻笑道:“姑娘你当初不是将他给你的赏钱留在柜台了么?”

  赵洞庭有点儿哭笑不得。

  红裙姑娘怯生生道:“可是……可是我和爷爷还是拿了他那一百两银子,若不是那一百两……”

  一百两对于赵洞庭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她来说却是笔天文数字的财富。

  当初正因为那一百两,她才得以和带着她卖唱的爷爷渡过那段最困难的生活。

  那阵子,她爷爷病了。

  不是那一百两,别说是吃穿用度和看病,只怕连最后下葬的钱都没有。

  乐婵不再说话。

  赵洞庭道:“那是我哥哥,你且先随我上去吧,等会儿看完花魁大会我再带你去看他。”

  红裙姑娘没见过“他”,有些迟疑地看着乐婵等女。

  诸女都是点头。

  她这才放心,对赵洞庭揖礼道:“谢过公子了。”

  徐福兴已经跑到这里来有数十秒钟,只是一直都没有说话。他知道丫头到这观潮客栈来想找谁,当然不会阻拦。

  虽然他觉得丫头这实在没什么必要。

  当初那公子哥或许不过是顺手而为而已,压根没把那区区两百两银子当回事。

  对于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来说,两百两银子,算什么呀?

  还真让他给算准了。

  赵洞庭当初那般阔绰,的确有因为没有把两百两银子放在心上的原因在里面。他若愿意,完全可以让小姑娘爷孙两这辈子吃穿不愁。

  这时候耿公子也跟着下楼,跑到徐福兴的后面,眼神紧紧的黏在乐婵等女的脸上。

  这般曼妙的身姿……

  那面纱后若隐若现的美眸和脸部轮廓……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噗通剧烈跳动。

  绝对都是美人,大大的美人。

  这样再看被隐隐当做中心的赵洞庭,就怎么看怎么觉得碍眼了。虽然赵洞庭易容出来的容貌其实也完全算得上英俊。

  他瞧着赵洞庭就要带着红裙姑娘上楼,连道:“姑娘,你们认识?”

  他这完全是腆着脸往上面凑了。

  只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会儿红裙姑娘却是冲他皱了皱鼻子,哼哼道:“坏人!”

  耿公子有点懵,随即有点儿下不来台的恼羞成怒,沉闷道:“姑娘此话何意?”

  他两个随从更是瞪起眼睛,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发动奥特曼变身,变化为恶奴的模样。

  “哼哼!”

  红裙姑娘哼道:“两年前你还踹我爷爷来着,你那房间,就当做是给我爷爷的赔礼道歉了。”

  她以前很卑微。在酒楼里卖唱,那放在数年前还是最卑微、最下贱的行当,她和她爷爷没少受过欺负。

  而人在最卑微的时候,往往什么都会看得很清楚,也记得很清楚。

  所以,她同样始终都记得这位耿公子。这位当初仅仅因为觉得自己唱得不够好而差点将爷爷踹吐血的耿公子。

  如果不是她生性纯良,又是女孩,怕是这回相遇,都会有要对耿公子以牙还牙的想法。

  只耿公子显然已经对那件事情没有丝毫的印象,他踹过的人可是多了去了。

  看着红裙姑娘挨着赵洞庭,好似找到靠山的样子,他不知道怎么的就气不打一处来,有股熊熊怒火猛地自胸中蹿起。

  他眼神阴冷地盯着红裙姑娘,道:“那你是骗我的房间了?”

  两个随从变身,站到他前面,恶狠狠盯着红裙姑娘。

  “你们想对我丫头做什么?”

  徐福兴却也不是吃素的,横步挡在红裙姑娘前面。

  他是真正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自是不会对这耿公子还有两个随从生出什么怯意。刹那间浑身有浓浓的杀气涌现。

  军中的郎中,那也是军人。甚至要比寻常的士卒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得更多。

  这股杀气迎面扑向两个恶奴和那耿公子,直让得他们心中如遭锤击,脸色瞬间有点儿苍白起来。

  他们不过是寻常人而已,连徐福兴的杀气都经不住。

  徐福兴显然不那么简单。

  赵洞庭心中微动,暗暗对着后面摆了摆手。

  他对徐福兴的这种杀气颇为熟悉。

  虽浓,却不邪。

  这应该是军人的杀气。

  正要过来的君天放等人又重新放松下去。

  刚刚徐福兴杀意流露的刹那,他们差点儿没忍住出手。

  耿公子到底还是有些底气的,强打起精神瞪着眼睛喝道:“你想做什么?你还想对本公子动手不成?”

  “快!”

  随即他对旁边的随从道:“快些去报官,这有两人讹诈本公子在观潮客栈订下的房间。”

  他脸上露出些微嘚瑟。

  因为他知道徐福兴和红裙姑娘都不是本地人,以他在都城的关系网络,要吃下他们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天下没有绝对的黑,也同样没有绝对的白。

  徐福兴也知道要是引来官差定然麻烦,没法子,只能对那要跑出门去的随从出手。

  他猛地抬起脚。

  “啊!”

  那随从便惨叫着飞跌出去。

  紧接着另外那个随从也没能幸免于难,同样被踹倒在地。

  徐福兴收拾他们自然跟玩似的。

  耿公子蹭蹭蹭地往后退,吞着唾沫,色厉内荏,“你、你赶打人!这里可是皇城!这里是天子脚下!”

  “坏人!”

  红裙姑娘哼哼两人,又皱了皱鼻子。

  徐福兴不敢在这里多留,回头拽住红裙姑娘的手,对赵洞庭道:“公子,后会有期了。”

  说罢就牵着红裙姑娘往外面走去。

  这助长耿公子的气焰,他连忙大喊:“打人啦!打人啦!”

  (http://www.xszww8.com/html/47/47693/591802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