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贰蛋 > 1109.秦寒起复

1109.秦寒起复

  新宋皇宫深处。

  赵昺带着解立三回到后宫之中。

  他原本只有皇后栾诗双,以及被封为袖妃的红袖两个女人。只到新宋为皇后,他自是又从民间搜罗不少美女。

  这些美女个个都有出众之处,纵是不能全说是国色天香,也是相去不远。

  只是,她们进皇宫后的生活却和她们之前想象的天差地别。

  赵昺在人前温文有礼,平易近人。而在人后,却是个十足的疯子。

  这些被招进宫的女人们富贵、地位倒是有了,但过的日子只能说是苦不堪言。

  她们如同红袖那般,被赵昺当做是泄的对象。

  而且他不仅仅只是自己泄,往往还会叫上解立三共同做乐。这完全就是折辱人。i>i>

  而赵昺对此乐此不疲。

  他的心理本来就是病态的。

  若是在后世,他绝对是坚定的sm信徒。

  红袖的寝宫。

  赵昺刚到门外,便对解立三道:“谢前辈,您想去哪个宫殿,自己去便是。”

  解立三点点头,转身就走。

  现在他对那些后宫中有嫔妃住的宫殿也是轻车熟路。

  大概所有赵昺的女人,除去为赵昺剩下子嗣的栾诗双意外,其余女人都被解立三给凌辱过。

  甚至很多时候,赵昺就在旁侧看着。

  待解立三走,赵昺抬腿走进红袖的寝宫。

  有太监高呼,“皇上驾到!”i>i>

  寝宫内,红袖坐在铜镜前,听得这声呼喊,微微有些抖。

  她素面朝天,不梳妆,有些憔悴,却仍是显得绝美。

  到如今,她大概是有些痛恨自己为何生得如此绝色的。

  自从被赵昺凌辱得不堪忍受以后,她为避免这种情况,宁愿自暴自弃,不再梳妆打扮。

  可是皇宫内仍是没有能和她媲美的女人。

  再加上她长得和颖儿颇为相似,这仍然让得赵昺对她格外“偏爱”许多。

  听得赵昺到,红袖知道,赵昺这又是要来泄了。

  她想和赵昺同归于尽。

  只是,她却并没有这个本事。

  赵昺也是知道她的心思的,让得她的寝宫之内根本就没有能够伤人的东西。i>i>

  空荡荡的寝宫,正如她空荡荡的心。

  而且,似乎她愈痛恨赵昺,反而让得赵昺愈得沉醉其中。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太监的话音才落下不过十余秒,赵昺的身影便推门而入。

  红袖连看也不看,只身子的微微抖动,却是足以体现她心中的害怕和紧张。

  赵昺大步走到红袖身旁,揪住红袖的头将她给摁了下去。

  他嘴里说道:“纵是段麒麟回来,这新宋皇宫也仍是朕的。你,仍然逃不出朕的手掌心。”

  而在不远处的宫殿内,也是有女人正在惨叫着。

  新宋皇宫,有人哭,有人笑。

  等段麒麟到得鬼谷学宫时,天色已是黑了。i>i>

  鬼谷学宫如今大部分学子都已经到新宋任职,整个村落内只有几盏依稀的灯光。

  这些是还不够能力出山为官的弟子。他们都还很年轻,是鬼谷学宫这代欲要培养出来的大才。

  段麒麟带着中破军学宫高手径直往其中某个茅庐走去。

  茅庐窗户上,映着两个影子。

  一人跪坐于床榻上,还有一玲珑有致的身影立在旁侧。手中似乎是捧着茶杯。

  段麒麟瞧过两眼,走到门口敲门。

  里面传出来颇为动听的女人声音,“谁啊?”

  这声音颇为清冷。

  段麒麟答道:“段麒麟。”

  窗户里面那个女人连忙移步到正堂门口,将门打开。i>i>

  见到段麒麟,她躬身施礼道:“轻舞见过少主。”

  在她后面,有人跟着出来,也同样是如此。是秦寒。

  如今的秦寒穿着布袍,只神色看起来竟是不如之前那般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多了几分人气。

  段麒麟看着他,很敏锐地感知到秦寒的变化,问道:“这些时日在学宫中如何?”

  秦寒答道:“依少主言,每日只是在学宫之内翻阅兵书。”

  段麒麟又问:“当日之错,现在可以真正体悟?”

  秦寒脸上带着几分愧色道:“秦寒自视甚高,却是小觑天下人了,多亏少主提点。”

  段麒麟难得露出笑容来,“以你的性子能够说出这种话来,看来这些时日你在学宫中的确有些长进。”i>i>

  说着,他在屋内椅子上坐下。眼神却是又向着那名为轻舞的女子看去。

  这位女子乃是破军学宫中的天才,秦寒的心上人。

  破军学宫中的高手现在大多数也都已经如这鬼谷学宫中大才般被起用,轻舞来鬼谷学宫,自是段麒麟的授意。

  段麒麟眼神在轻舞身上停滞数秒,才又看秦寒,忽的问:“有轻舞陪着,想来你此生也是别无他求了?”

  秦寒微微低下头去,没有立刻作答。

  他知道段麒麟的城府,以段麒麟为人,基本上问出的每句话都是有含义的,很少会无的放矢。

  而少主忽的问自己此生是不是别无他求又是何意?

  很快,秦寒便是领会段麒麟的意思。i>i>

  这让得他忍不住也是向着轻舞看去。

  轻舞对着秦寒轻轻点头。

  秦寒便向着段麒麟拱手,道:“秦寒、轻舞多亏少主成全。秦寒此生虽无他求,但仍愿为少主效死。”

  段麒麟轻轻点头,“你能如此想,总不枉我在你身上耗费的苦心。”

  他似是有些感慨,“秦寒,我们两人同进学宫,帝王之道、纵横之道,再有大局观,你不如我。但若是论战场运筹帷幄,虽你说不如我,但我却也是知道,你较之我是要厉害些的。池风鼓、王子乾、封合璧那些人,更是较你远远不如。现在,我被宋军逼到这蜀中来,已经再无退路,鬼谷、破军学宫也没有退路,为问你,可愿前往泸州去主掌大局?”

  秦寒抬起头,“少主您这是要让我取重庆?”i>i>

  段麒麟微微眯起眼睛,“重庆府乃是蜀中、宋国之间扼喉重城,若是能将其取下,我们或许能再保许长时间的安定。”

  秦寒没有犹豫,只连道:“秦寒必为少主取下重庆。”

  段麒麟些微诧异,“你难道都不算询问我重庆府内现在有多少宋军?”

  秦寒道:“等秦寒到泸州,到时自会知晓。而不管重庆府内有多少宋军,秦寒都必定为少主拿下重庆。”

  纵是段麒麟,眼中也是流露出欣赏之色来。

  他说自己在小战场上运筹帷幄不如秦寒,这还真不是自谦的话。

  秦寒大局观稍有欠缺,但论步步为营,当真是天下难得奇才。这从他当初跟着赵洞庭取梧州等地时就看得出来。

  那个时候,包括完颜章在内的许多人,甚至包括赵洞庭,被他利用过后都犹不自知。

  然后,段麒麟看向轻舞,道:“轻舞,你也跟着去吧!好生照料秦寒。”

  轻舞长得绝美,还是破军学宫中奇才。但在段麒麟的心中,地位却好似远远不如秦寒这般高。

  也是,以段麒麟这种人的性子,怕是只讲究见到实际成效的。

  而两国相争,个别高手真难以取到什么大的功效,除非是伪极境、极境高手还差不多。

  轻舞现在显然距离那种层次还有着很远的距离。

  她对段麒麟的作用也就远远不如秦寒那么大。

  秦寒这样的战术大才,运用得好可抵千军万马。

  轻舞上元境,又能杀多少敌军?

  这夜,秦寒、轻舞跟着段麒麟连夜离开鬼谷学宫。

  秦寒重新被启用。

  仅仅翌日,段麒麟在朝廷上就封秦寒为新宋的平敌王。前往泸州,主管新宋潼川府路南部所有军马。

  而大理、新宋两朝重臣,谁都对此没有异议。

  那些能够说得上话的,如鬼谷宫主、姜夔等人,都是知道秦寒厉害的。特别是姜夔,到现在怕都仍对秦寒记忆尤深。

  23

  >read3();>

  ←

  →

  >read4();>

  (http://www.xszww8.com/html/47/47693/591795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