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贰蛋 > 923.夔州府战(六)

923.夔州府战(六)

  特别是那破军学宫副宫主,剑术、身法俱是登峰造极。纵是在这郎朗白日,竟也难以捕捉清楚他的身影。

  只不多时,这些人便距离帅旗仅剩不到两百米距离。

  而这个时候,刘子俊领着大宋铁骑们也是再度从麒麟、龙游两军中冲过。

  前面数百米是杂草丛生的荒野。

  “杀!”

  但大宋铁骑们眼神中杀气却是更甚。

  因为就在那数百米外,新宋的鹰啼军俨然已经布开防御,严阵以待。

  新宋主帅显然并不会让大宋铁骑就这般轻易冲杀到城内去。

  此刻不仅仅只有鹰啼军布开防御,同时,还有虎贲、熊嚎、鹿角三军所剩将士也在向鹰啼军汇聚。

  看着鹰啼军前的那些拒马和投炮车,大宋禁军虽喊杀如洪,但头皮只怕也是有些麻的。

  很少有人能在死亡面前仍旧保持着淡然自若。

  他们总共不到万人,这刻面对数倍于己的严阵以待的大军,仍是向着前面冲杀。这已经是让人为之震撼的勇气。

  而大宋禁军之所以能够具备这种勇气,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为何而战。

  有些东西比之性命更为重要。

  譬如守护夔州府内的百姓。

  谁也不愿意看到新宋军破城的那幕。

  他们出自民间。皇上曾说过,百姓们才是他们真正的天。

  如果说大宋社稷是一株大树,那么,皇帝和群臣是枝干,百姓们是根,将士们则是树上的刺。

  “杀啊!”

  “杀啊!”

  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大吼声在荒野中响彻着。

  大宋铁骑滚滚如龙。

  随着他们的冲击,荒野中尘土喧嚣。

  军中那或是黑色或是青色的军旗在风中飘扬,簌簌作响。

  这,就是沙场。

  沙场无情,但也最有情。忠义、情义、热血,尽在这里挥洒得淋漓尽致。

  “咚咚咚……”

  待得大宋铁骑向前驰骋约莫两百米后,鹰啼军军阵前的一架架投炮车的桅杆便高高扬了起来。

  一颗颗黝黑的轰天雷落在荒野之中。

  这让得大宋铁骑中也是有惨叫声迭起。

  纵是新型甲胄,显然也没法抵挡轰天雷的威力。

  有鲜血在飞溅。

  但铁骑并未止步,仍旧只是向前冲锋。

  这便是大宋的信念。

  新宋中军处,那坐在车辇上的鬼谷学宫副宫主手中拈棋,轻轻落子,“夔州府,可下。”

  他始终只是让震天军攻城,显然就是在等这幕。

  在他车辇旁,新宋诸将脸上都是露出喜色。

  虽眼下伤亡惨重,但这场战役他们终究是占尽上风。

  看着那大宋铁骑被覆盖在投炮车的轰炸之下,他们个个都只觉得神清气爽。

  只要能打破宋军的不败神话,纵是折损再多的人又如何?

  那数千大宋铁骑想来是难以冲破鹰啼等军阻碍的。而到时,夔州城头被轰炸后,他们大军便可破城。

  更远处那还在顽抗的大宋禁军也只有被吞噬的下场。

  有将领忙拍鬼谷副宫主的马屁。

  只鬼谷副宫主却只是轻笑,仍是显得极为淡定从容。

  作为副宫主,他的学识、心性,无疑都还要远在秦寒之上。

  大宋步卒军阵中。

  伪极境的破军副宫主行如鬼魅,自两百米开外掠到帅旗旁侧不过是短短十余息时间。

  途中他不仅仅闪避掉那些破空而过的子弹,甚至还斩杀不少大宋禁军。

  而另外几个真武境剑客虽不如他这般强悍至极,但度却也没差他多少。将他们所率的那些高手悉数甩在后面。

  剑影耀寒芒。

  虽伪极境做不到如极境那般立于虚空,但在地面上度却宛如游龙。

  破军副宫主逼近帅旗,一剑向着行女车斩去。

  光是剑意,就已然让得行女车上旗手心神恍惚。

  周遭士卒也尽是为他所摄。

  索性肖玉林等人早就

  料到先机,换上寻常士卒甲胄隐藏在军中,要不然这时怕是难以幸免于难。

  他紧咬舌头,有鲜血从嘴角溢出来,出声大喝:“集火!”

  离着行女车不远的禁军神龙铳手们回过神来,神龙铳俱是分别对准破军副宫主等人,向他们开枪射击。

  只军中那些高手并未出手。

  他们知道自己不会是这些真武境剑客的对手,此刻,保护肖玉林等将才是重中之重。

  如骤雨般的密集枪声响起。

  肖玉林、刘子俊调遣数百亲卫护卫在帅旗旁侧,此时集火,威力自然不是之前各自开枪时可以比较。

  哪怕是真武境强者,面对这样的集火,也有丢掉性命的危险。

  破军副宫主眼神微变,顾不得再挥剑斩帅旗,身形掠动,眨眼便是数米开外。

  他避过了这波集火。

  只另外四个真武境中,却有一人中枪。

  这枪虽没有要他的性命,只是打在他的右臂上,但自然也能让得他的实力大打折扣。

  “啊!”

  痛叫声中,这真武境剑客捂着右臂,再顾不得向前冲杀,连连向着后面退去。

  破军副宫主持剑再逼近帅旗。

  这回帅旗怕是再也保不住了。

  只这刻,自那新宋军中军处,却是忽有鸣金声响。

  这让得所有人都为之意外。

  哪怕是新宋诸将,也都是在这刻露出极为疑惑不解之色。

  他们眼下占据着上风,自是不明白主帅为何在这个时候忽然鸣金。

  苍凉的鸣金声中,破军副宫主剑气荡四方,一剑将整个行女车斩得支离破碎。

  行女车上旗手惨叫落地。

  只是这显然并没有什么用了。

  新宋将士在鸣金声响起后,只是微微迟疑,然后便如潮水般向着后面退去。

  这幕,都落在破军副宫主等人眼中。

  “可恶!”

  破军副宫主重重冷哼,一剑掠过,将眼前一个大宋禁军斩杀,也向着后面掠去。

  其余真武境强者也顾不得厮杀,先后向后退却。

  军令如山。

  肖玉林在军中也是有些懵。

  听着新宋军中那边传来的鸣金声,他也同样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而在前面,正在冲锋的大宋铁骑也是面露意外之色。

  夔州府城头的守备军们也是同样如此。

  只在这刻,新宋中军却已是在缓缓向着北面退却。

  空中新宋热气球也同样是缓缓退却。

  时间回到数分钟之前。

  那鬼谷副宫主刚刚落子,自言自语,就有士卒匆匆驰马到他车辇前,“主帅,有急报!”

  亲卫将信件接过,递到鬼谷副宫主手中。

  鬼谷副宫主拆信,刚看两眼,脸色便是微微变化。

  这封信乃是段麒麟亲手所书。

  横山寨池风鼓败,将士折损无数。大理空虚,老师撤回蜀中,保存实力。

  信很短,但内容却很惊人。

  哪怕是以鬼谷副宫主的心性,在看过信后,持信的手也不禁是有些微微抖。

  以他的眼界学识,自是能够联想得到池风鼓大军溃败会对理、宋双方形势造成多大的影响。

  封合璧孤军深入,不管能否攻破长沙,都很难再安然无恙地率军回到大理。也就是说,大理国内根本无兵可守。

  而要是他所率的新宋军也在夔州路内折损惨重,到时候便连新宋也将会面临兵力空虚的后果。

  如元朝不能破宋,待大宋缓过气来,便可以长驱直入灭新宋、大理。段麒麟和他们这些人都将无处可去。

  如元朝灭宋,他们这些人也没有实力再和元军争锋。

  这天下,可不仅仅只有大理和大宋而已。

  所以,在心情稍微恢复平静以后,鬼谷副宫主便立刻下达了撤军命令。

  此时再取这夔州府已然没有意义了。

  大理军败,他们纵是夺取夔州府,到时候也会陷于重重包围之中。而那时,宋军完全可能去夺蜀中、大理。

  他们还占据着夔州府又有什么用呢?

  >read3();>

  ←

  →

  >read4();>

  (http://www.xszww8.com/html/47/47693/59179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