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贰蛋 > 336.雷州战火(二)

336.雷州战火(二)

  就这样,战火终究还是再度蔓延到雷州。

  这无疑和当初赵洞庭、秦寒的设想有极大偏差。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秦寒的设想。

  他原本对赵洞庭说,只要能够大败伯颜和也速儿,元朝定然惊惧,张弘范、李恒两人势必会退军。

  可现在,伯颜、也速儿败了,张弘范、李恒两人却仍是向海康发起了进攻。

  这或许可以说是因为赵洞庭在绣江镇耽误的时间太长,打败伯颜、也速儿的时间太晚,以至于等到战败的消息传回到大都之时,张弘范、李恒两人已经率军接近雷州,忽必烈纵然是真想让他们撤军,使差也来不及在两人赶到雷州以前将圣旨传达到两人手上。

  但实际情况却是,忽必烈在收到广西大败的消息以后,压根就没有让张弘范、李恒撤军的意思。

  当日,忽必烈收到战报以后,当着众臣的面将战报撕得粉碎,只道:“朕必灭宋朝!”

  他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这般暴怒过了,直让得下面群臣静若寒蝉。

  想他忽必烈戎马半生,兵锋披靡,什么时候他的军队遭遇过这样的惨败?

  伯颜、也速儿的本事他是知晓的,也很明白,元军会败,非是我军无能,而是敌军太狡猾。

  忽必烈本来就性格刚毅,被这样生生地打脸,再有明珠被擒的旧怨,他岂会罢休?

  如果不是国内现在实在兵力空虚,他说不得还要再派大军前往雷州灭宋。

  只是现在论起这事来,也说不准到底是当初秦寒错估忽必烈性格,而导致做出错误判断,还是他根本就是刻意误导赵洞庭,诱使赵洞庭和元军决战,以至双方两败俱伤,为他蜀中征战天下创造机会。

  蜀中的獠牙已经初步露出来了,这个时候再去思量秦寒的心思,也并没有太多意义。

  不管怎么说,现在宋元双方都是吃了大亏,蜀中的确渔翁得利了。当然,大理也是。

  而至于他们真的能否捞到好处,这还得看雷州最后的胜利属于谁家。

  广南西路廉州境内石康县,这里距离雷州只剩下数日距离。而此时,大理军已然到石康西边数十里外。

  五万大军旌旗飞扬,绵延长达数里。骑兵在前,步卒在后,最后是押送粮草的民兵。

  军卒约莫五万之数,而押送粮草的民兵,怕是比军卒的数量还要多。

  士卒们或是甲胄,或是布甲,但全部都是棕黑色,连圆盾都是。

  而在这支大军的正中间,有驾颇为奢华的圆顶车辇正随着大军缓缓前行,顶檐铃铛叮叮当当作响。

  车辇旁,有许多士卒持着大旗,旗帜上或者镶着“理”字,或是镶着“姜”字。

  大理八府、四郡、四镇、三十七部,各有军队。

  这支大理军大多出自善阐府,军中主帅名为姜夔,是大理军善阐军之统帅,同时也是善阐府总管。

  虽然此次挥军西进还有其余诸部将士同往,但主要是以善阐军为主,大军也是由他姜夔统辖。

  说起这姜夔,身份并不简单。在大理未亡国以前,他的妹妹乃是当时大理孝义皇帝段祥兴的皇后,也就是说,他是正儿八经的段祥兴的大舅哥,大理皇室外戚中顶尖儿尊贵的人。

  而到段兴智即位以后,他更是成为响当当的国舅爷,在大理可谓是位高权重。

  后来虽然国舅爷没当几年,大理就降了元,亡了国,但元朝对大理并未管辖太多,严格说起来大理还是处于自治状态,是以,姜夔在大理的权势并未有任何消减,仅仅只是没得国舅爷这个称号而已。在大理,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甚至,被降为大理大总管的段兴智,较之以往还更为倚重这位舅舅。

  毕竟大理皇室成员不多,而段兴智的下头并无子嗣,有个弟弟段实,却是貌合神离,对大总管之位虎视眈眈。

  此时,国舅爷姜夔就坐在这军中的车辇内,微微闭着眼睛,旁边有数位妙龄侍女伺候着,很是惬意。

  大概只要看到姜夔这个人,很多人脑子里就会泛出养尊处优这个词来。

  他的身材之肥胖,怕是不在李恒之下。白白胖胖,肥得流油。

  哪怕此时率军出征,他也是锦衣玉食,浑身上下嵌满珠宝,十足的暴发户模样。

  车辇并不算小,但因为他太过肥胖,以至于旁边的秦寒只能稍稍缩在角落里。

  而除去秦寒以外,车辇中还有个人不容忽视。或者说,她本身,就是极为亮眼的存在。

  艳丽惊天下的百花榜小花魁,玲珑香。

  她那曼妙的身段,完美无瑕的面容,以及那浑若天成的媚意,让得姜夔眼中时不时地划过垂涎光芒。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诱人了,哪怕是不张嘴,那鲜艳欲滴的红唇也让人止不住有一亲芳泽的想法。

  只是姜夔好似也颇有些忌惮她的身份,打量时,只敢用隐晦的目光,不敢直视。

  玲珑香这个女人,哪怕是他,也不敢染指。因为,连大理大总管段兴智,也对这个女人言听计从。

  要是以往,国舅爷遇到这种国色天香的女子,哪里能不饿虎扑食般扑上去?

  姜夔虽然并不知道玲珑香的具体身份,只知道她是从蜀中而来。但她能够让段兴智言听计从,这足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他还不至于被美色冲昏头脑到没有半点分寸的地步。

  车内起初是安静的。

  其后,姜夔似是觉得有些无聊,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忽然瞥向秦寒,开口道:“素闻秦先生乃是鬼谷学宫之中不世出的兵家天才,果真不假。竟然能助宋朝打败伯颜、也速儿,为我们大理寻得如此良机,让我能有如此机会将滔天的情面送给元皇帝,秦先生当居首功。此战若成,我当在大总管面前为秦先生请功。”

  言语中,他却似乎并未太将秦寒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秦寒只不过是觉得宋朝复国无望,才来投奔的大理而已。

  秦寒也看出来他漫不经心,对此只是轻笑,“姜大人或许误会大总管的意思了。”

  “哦?”

  姜夔惊讶道;“先生此言何意?”

  秦寒道:“大总管应该只是让姜大人取雷州,而并未说让姜大人将雷州献于元朝吧?”

  姜夔面色微怔,因为,秦寒说得的确不错。

  而秦寒又道:“姜大人或许并不知道秦某的身份,但不知,姜大人可还记得少主?”

  “少主!”

  姜夔更是惊讶,甚至低呼出声来,但很快压制下去,眼神变得有些阴冷,“我不知秦先生说的是什么。”

  秦寒看向玲珑香。

  玲珑香鲜艳的红唇微微张开,声音很是动听,“姜大人,我和秦先生,都是少主的好友。”

  说着,她突然从袖袍中掏出个印章来。霎那间露出的些许白腻,动人心神。

  但姜夔的眼神却全部被她手中的那枚印章摄住。

  “玉玺!”

  他以和他身躯极为不符的速度撑起身子来,“你们真是少主的人?”

  别人或许并不知道这个大理皇室的大秘密,但是他作为段兴智的舅舅,却是听得自己的妹妹谈及过。

  段兴智明面上并无子嗣,但实际上却是有个儿子。只是刚刚出生时,就不知道被送去哪里,连他这个国舅爷都没有见过。

  他恍惚有些明白,为何段兴智会对玲珑香言听计从了。

  玲珑香将大理玉玺收到袖袍中,轻声道:“我和秦先生,始终都是在为少主做事。”

  姜夔对此,怔住数秒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那敢问,大总管和少主让我出征,究竟何意?”

  玲珑香慵懒的靠在软榻上,媚态横生,缓缓吐出六个字来,“灭宋、退元、复国。”

  此时的她,竟是显得有几分清冷之色。

  姜夔的眼睛不着痕迹从她的胸口扫过,却是连忙低下头去,“臣领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www.xszww8.com/html/47/47693/591785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8.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8.com